美国奶牛场抗生素的使用

2019-04-16 21:49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776 [ 字号: ]
Audrey Schmitz  译者 王永康
 
Progressive Dairyman杂志社曾邀请几家知名的公司和组织,讨论目前奶牛场抗菌药物的使用状况。那些熟知者或接触者说,大多数生产者都尽了良好的责职;而这次座谈会却提出了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参加座谈会的有:Mark Van der List, 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的专业服务兽医师;Mike Lormore,硕腾(Zoetis)公司美国奶牛技术服务总监;Fred Gingrich,美国牛兽医师协会(AABP)执行副总裁。
表述你对当前奶牛场抗菌药使用现状的想法
Van der List总体而言,生产者在抗生素的使用方面做的积极努力,尽了很大的责职。他们非常认真地正确遵循规定和标签。我们了解这些,是因为牛奶和肉制品违规残留的数量有所降低。该行业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依然还是有改进的空间。
Lormore奶牛业在奶牛合理使用抗菌药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减少了牛奶和肉类中的残留物。尽管奶牛业上市的总牛数不到全部屠宰牛的十分之一,但每年仍占违规残留屠体的90%。只要一次的残留违规就可能丧失消费者的信任。为此我们通过注重生产者和兽医师的教育和实践培训,将我们的抗生素管理工作集中在降低风险和违规的持续改进上。
Gingrich:近期在绝大多数奶牛场,抗菌药物的管理工作已有所改善和提高。人们已经越来认识到以安全和有效的方式使用这些产品的重要性,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有效性,减少其不必要的使用,并采取了减少违规风险的措施。
什么类型的抗生素在奶牛场误用或非法使用的风险最大
Van der List头孢噻呋类,即第三代头孢菌素,因为它就是奶牛场最常使用的药物。然而第三代头孢菌素也被认为对人类医学是最重要的。
Lormore从许多不同类别的抗生素中都可以看到违规的残留,用于泌乳母牛的经批准的或未经批准的都有。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关于肉类违规残留物的数据显示,在残留物的出现或发生与抗生素化合物的市场份额之间存在一个直接的相关,换句话说,最频繁使用的,就是最经常显示残留物的。然而在奶牛业滥用抗生素的最大问题,是在未批准用于泌乳动物的抗菌药出现残留的时候。这意味着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培训脱节,没有制订和遵循书面的治疗方案,以及缺乏兽医师的参与。
Gingrich:有些生产者可能不知道在奶牛场使用某些抗生素的有关限制。所有的特别标签(extra-label)药物的使用,都必须按照兽医师的指令或要求。例如头孢菌素除了疾病的适应症以外,是不能使用特别标签的。这就是说,它们必须按标示或指明的剂量给药途径次数和持续时间内使用。氟罗喹诺酮(flouroquinolone)在牛上是不能用作特别标签的,这就是说我们只能用它来治疗肺炎,而且不能用于20月龄以上的动物它也不能用于治疗腹泻。
他们是以什么方式误用抗生素的?
Van der List任何时候生产者不遵循与兽医师建立的特定标签说明或方案,都存在不当使用的风险。问题包括违背有关治疗剂量和疗程的标签说明,改变给药途径,使用抗生素没有针对列在标签上的指征,或者使用不同生产级别的药物,例如给泌乳母牛使用了仅批准用于非泌乳母牛的抗生素。
Lormore人为的错误是家畜抗生素误用问题的主要原因。这些问题包括员工培训不够,动物体重或产品的剂量不足,给药的途径或每个注射部位的产品数量不正确,没有遵循停药期,以及缺乏准确的健康记录。作为一个行业,我们需要在制订约定书和实际遵守约定方面做得更好。我们还需要更加重视正确的记录我们也需要拒绝与抗生素应用有关的随意管理而目前仍然存在风险行为。此外,每个奶牛场在使用抗生素时都要求有兽医师的参与,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Gingrich:重要的是要注意,如果你使用了特别标签,这些用法说明必须出自你的兽医师之手,他或她会向你提供合理的停药信息。即使该药物是非处方药,如青霉素,FDA也会作为处方药对待而需要兽医师的监督和指导。
生产者在跟踪和记录抗生素的使用上如何做得更好?
Van der List首先和更为重要的是,牛的健康开始于合理的营养,正规的管理和预防医学的实践。生产者应该与兽医师紧密合作,制定完善的免疫和治疗方案,并确定何时使用抗生素。遵循双方的约定更重要,因为道德和医疗的责任,使其对于医治的疾病要按照合理的剂量和合适的疗程使用正确的抗生素。也必须有良好的治疗记录,以便兽医师可以评估治疗的效果,减少奶和肉类残留物违规的可能性。
Lormore我们需要更好地管理高风险的母牛。你不可能从不健康的母牛生产出健康的牛肉。第一步是恰当地鉴别现有的疾病过程,评估哪些动物应该和不应该治疗。然后制订治疗的方案并遵循之。给员工培训有关合适的抗生素治疗疾病和有关合理用药的课程,包括每个注射部位的剂量,给药的途径和停药期。应用称重或体重标尺获取准确的体重,可以帮助确保每头动物都得到合理的剂量。即使训练有素的人员,通常也有可能少估计动物的体重有90~100公斤之多。最后,还应该有一个记录系统,确保文件指令和方案得到正确的实施。
Gingrich:在违规残留物已经发生的情况中,FDA曾发现兽医师,客户和病患者关系的缺乏,特别标签的使用和记录缺失,是违规残留物发生最常见的原因。生产者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与兽医师有一个合适的书面关系约定,至少每年更新一次。兽医师应该提供在奶牛场最常见疾病的治疗方案,并帮助培训工作人员。
最重要的一步,是生产者遵循约定,并与兽医师合作共同更新方案或约定。有不遵守约定的员工,对奶牛场来说是一种大的风险。最后,每一种治疗都需要记录,而且治疗的母牛要求鉴别。经常错失的一大步骤,是没有要求你的兽医师审查你的治疗记录。
在下一次你的兽医师巡访你的奶牛场时,务请安排时间查看你的方案和记录。我发现,通过检查治疗记录,我们可以找出哪些地方治疗可能不尽合理,这不仅可以降低残留物的风险,而且还总是经常减少奶牛场的药物费用,这在今天的市场都至关重要。
对于改进抗生素合理使用的未来影响是什么?
Van der List误用或滥用可能导致牛奶和肉类中的抗生素残留,以及有产生耐药菌株的潜在后果。生产者和兽医师需要率先明智地使用抗生素。抗生素是保护人类和动物健康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作为一个行业,如果我们不规定或不建立良好和明智的用途,那么我们围绕抗生素作出决策的能力,可能受到损害。
Lormore最大的风险是消费者对牛奶和肉类的信心日益减少,最终导致在家畜中继续使用抗生素的可能性丧失殆尽。这可以通过供应链的压力,或者是法规上的行动或限制。
这将对奶牛业带来一个重大的动物福利问题,在健康管理的能力方面产生明显的风险,削弱了消费者对我们行业和我们生产产品的信心。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以负责的方式尽力继续使用好抗菌药物。牛肉市场不是一个摆脱有病母牛的地方。这是我们将另一种优质食品投放消费者市场的机会,因而我们需要用我们对待牛奶市场相同的态度对待淘汰母牛。
Gingrich:虽然我们不希望考虑有进一步的法规限制我们,但如果我们的行业没有继续改进并展示出良好的抗菌药物管理的原则,那我们将有进一步强制我们执行的法规风险。然而我相信,市场的力量会快于法律或法规的力量而推动抗菌药物在奶牛场的使用。
如果奶牛场能够展现出这些必须用药的良好管理,那么它们就可能继续获得药物并占有牛奶市场。那些没有改进抗菌药物使用,或者具有违规残留的奶牛场,将很可能失去市场的准入。
译自Progressive Dairyman,2018第10期
本文链接:http://www.dairyfarmer.com.cn/kxyn_jbfz/2019-04-16/290566.chtml
转载请保留:本站文章未注明来源和作者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站所有,转载请保留链接,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1067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cattle_science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