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际思考:奶牛场如何在低奶价情况下获利(上)

2017-10-29 21:09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268 [ 字号: ]
Steve Eicker,John Fetrow, Steve Stewart, St Paul著 译者 梁建光
 
关键信息
经济预估包含增加产奶量需要相应增加饲料成本(边际成本,而不是平均成本);
边际性和边际决策的制定是奶牛场正确决策制定的关键;
普众化和广泛接受的一些经营实践并不是最好的经济选择;
一味错误地追求降低投入成本将失去得到显著利润的机遇。
 
引言
一句话,好的食品生产商是食品价格的主要影响者。配额和交易规则体现了供需双方的诉求, 但是全球市场和当地的条件对供需双方都有影响。那些有着最高利润的生产商将继续扩大再生产,而那些不能保持适当利润的生产商将降低其产品的市场份额。那些获得高额利润的企业通过扩大再生产从而提供更多的食品,食品价格不可避免地下降。那些有着最高利润的企业略微降低价格就能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作为食品生产的一部分,乳品加工业也没有什么较大不同。纵观整个美国,成功的乳品企业都已扩大生产,而有些企业已经消失。从1965年开始,美国的奶牛场个数已经从120万个下降到12万个,下降了近90%。尽管配额系统减缓了在东加拿大区域的这种趋势,但同样的市场力量完全存在。
在其他工业领域,成功的企业不外乎分为下列类型的一种:
       产品优越型——梅赛德斯奔驰
       客户亲近型——邻居汽车修理厂
       卓越经营型——麦当劳
乳品企业向一定距离的客户(匿名)销售同质的产品。有些例外就是如有机的奶酪,绝大部分的乳企不在前两个领域里竞争。一个成功的企业多数是属于卓越经营型的。而这些企业又在下列大部分活动中做得较好:
较早的明智的技术采用者;
规模经济;
成本控制;
资源的有效利用;
好的决策/解决问题。
技术采用分为以下范畴:创新者,早期采用者,大众采用者,晚期或非采用者。大部分利润是由一个有效的,有利可图的,新技术的早期采用者获得,他们在市场调整前就获得此优势。最终,有足够数量的企业采用了这项技术,牛奶价格也如上所述而降低。(在这一点上,只有技术供应商获利。)
规模经济的影响很容易在美国奶牛养殖业观察到。1965年,奶牛的平均牛群规模约为15头。2000年,约为70头。今天,在美国很少有奶牛场少于600头的,大多数都超过了1000头。规模经济和专业化的功能正在推动这种转变和变化,在过去的50年里几乎以线性的方式转变,并且每头奶牛的产奶量一直伴随着同样的戏剧性变化和线性增加。(图1)
 
图1 美国奶牛业50年变化
当奶牛场开始变大和更专业化时,这就要求经理人把时间和努力的方向从对劳动力的管理转向全面的经营管理。伴随着牧场规模的扩大,其债务水平也增加,企业经营者必须具备掌控能显著节省成本和改善利润的能力。
扩大规模使得摊薄经营成本成为可能(如设备投资,特别是奶厅、拖拉机和其他大型设备、顾问费用、粪污处理费用等),从而提高固定成本和经营成本的使用效率。
良好的经营和解决问题的决策分为两大类:
直接增加利润的决策;
降低风险的决策 (很大程度上间接增加利润)
 
文章接下来将聚焦在奶牛场如何能更盈利方面。
奶牛场盈利
奶牛场如何盈利?简单说,它可通过或降低成本或增加利润(或两者同时)而得到。在几乎所有的商业杂志的头条显示,保持低成本不是目的,而保持较高利润才是目的。
在奶牛养殖行业,几乎总是把更有利可图的重点放在收入方面,而不是试图减少开支本身。当然,成本控制很重要。然而,奶牛场可以由更多的牛奶/更多的奶牛头数来稀释他们的固定成本。不用耕作的农作物可降低成本,就像不用饲料饲养奶牛一样。钓鱼不用鱼饵就是低成本钓鱼。
由于奶牛场对牛奶价格近乎不能控制(一些机会还是存在如改善牛奶成分和牛奶质量),增加收入几乎总是意味着增加牛奶销售。在几乎每一次的会议上,总有人展示了每头牛的利润图和畜群平均值的散布图,但它看起来像猎枪散弹射击。畜群平均数与利润之间不存在显著相关性。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记得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系,甚至更少的人意识到缺乏相关性并不能保证因果关系的缺失。很显然,高产量并不能保证盈利能力,但认为牛奶产量并不重要这种看法又是愚蠢的。对单个的奶牛场来说,牛奶产量增加的结果几乎总能增加利润。
为了评估财务变化的影响,人们必须能够预计到增加的成本和所增加的回报。这需要从平均成本中去区分边际成本,这需要快速回顾一下固定与可变成本的概念。随着生产的变化而固定成本是不发生改变的,固定成本包括保险、土地税、劳动力、卡车等,而可变成本通常包括饲料和粪污管理费用等。
边际饲料成本
现在时尚的说法是奶牛场都知道每头奶牛每天的平均饲料成本。典型的算法是用饲料费用除以奶牛头数,这也可以通过用饲料费用除以每英担奶量得到。不幸的是计算每英担奶量的饲料费用几乎是无用的。主要决定每英担奶量平均饲料成本的是每头牛的产量,而此数量是否更有用要看你每天能销售多少牛奶而定。为了更好地决策,真正需要的是边际成本,此成本为现有奶牛产出更多牛奶所需的饲料成本。这一数字评估潜在变化的财务影响是必要的,如精液的购买或日粮变化等,平均饲料成本包括维持成本。对许多奶牛场来说,饲料成本接近总成本的50%。边际饲料成本在加拿大通常是近7.50美元(每增加100公斤牛奶出售)。平均每100公斤奶的平均饲料成本范围从12美元到15美元变化,他们受着牛奶产量的较大影响,因为增加产量可以稀释维持成本,从而降低维持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为什么这如此重要?因为7美元的边际成本可获得28美元的牛奶销售回报,也就是获得1比4的投入产出比。
表格1提供了所涉及的计算例证。使用假设的例子(0.3美元/公斤牛奶价格;70美元/吨混合日粮(TMR)等),如果干物质摄入量仅为每天每头奶牛增加0.5公斤,一个100头奶牛的牛场可以增加他们的利润每年超过10000美元!每100公斤奶的边际利润超过20美元。请注意,无论牛场目前是否已经盈利或正在赔钱,这个100公斤牛奶的边际利润是相同的。改进生产的边际经济影响不依赖于牛场目前的平均状态。
奶牛生存和死亡的规则如下:他们不会产出更多的牛奶,除非他们喂更多,也即高产活下来的几率就大。干物质采食量与产奶量有直接关系。例子比比皆是:热应激降低干物质采食量和奶产量,高产奶牛比低产奶牛多吃等。奶牛养殖有一个相关规则:饲料比牛奶便宜。
奶牛场的决策涉及做出一些改变。一个改变或变化可能需额外的费用,但更希望能增加收入。由于增加收入通常是源于牛奶产量的增加,重要的是要考虑增加的饲料成本与增加牛奶之间的关系。增加的牛奶量只需要从现有的奶牛成本上额外再增加一点成本即可得到,而维持的饲料成本不变。因此,使用每英担平均饲料成本会过高估计这些额外成本,因为平均饲料成本包括维持成本。此时必须使用边际饲料成本。在某些情况下,使用错误的预估会妨碍牛场做出有利的改变。
表1 增加干物质采食量的边际价值
 
 
平均数
提供给执业兽医大部分的数据或信息是以平均数的形式显示的。牧场里充满了平均值:滚动的年牛群平均产奶量,平均空怀天数,每头奶牛每天的平均产奶量,每百公斤奶平均饲料成本,本次讨论的其余部分将探讨这个错误思维的一些例子。
然而,在离开平均数问题之前,我们似乎应该谨慎行事,承认所有的平均数都不是无用的。他们可以而且应该用在评估一个牧场的状态上,只要这样做的人了解他们的缺点。从经济角度来说,牧场的平均表现是至关重要的。银行将从每头奶牛的平均净收入中获得收入,牧场主家族将从平均利润中购买食品和服装。牧场的权益将建立在平均留存收益上。目前所做的并不是说平均数可以被忽略,而是应该把平均数作为实现的目标,而不是管理决策的基础。管理必须根据具体情况,平均数是一系列具体情况“发生”的经验总结。请记住,所有奶牛场奶牛平均是健康的,怀孕的,生产平均牛奶量,这显得毫无快感可言。今天的管理不能基于平均的状态,用一个粗略的例子来说明,如果平均状态的奶牛在牧场未得产乳热,这并不意味着牧场就不应该管理饲料钙和牛血钙的水平了。
平均初次产犊月龄等。 平均值是反映牧场特性的有价值和有用的“第一考虑”参数。牧场兽医和他们的客户每天使用他们作为一个牧场生物学(牛奶每头牛每天)和经济(每头牛净牧场经营收入)性能简短的总结。平均数可以用来衡量一个牧场的状态,但它只是一个衡量标准。当做出具体的管理决策时,平均数可能是误导性的信息来源。
滞后  动量  偏差和变异
首先,平均值本身不能准确反映牧场的真实状况。平均数容易受到几种类型的误差的影响。平均值可能遭受显著滞后性影响。计算的平均值所反映经营状态变化的测量效果可能远远落后于牧场实际的自然变化。例如,用平均产犊月龄是不能反映一年以上的牧场失败的繁育更替状态的。多用于牧场的平均数含有大量动量建成的计算方式。举例来说,滚动牛群平均奶产量包括奶牛过去12个月的产量。在当前生产极端变化的情况下,要求改变滚动平均产量为月计算方式。许多平均数的应用也受到数据偏差的影响。配种次数用来反映牧场的繁殖状况是有其偏差的,它只反映那些参与计算的参配牛,而忽略了那些空怀牛、重复配种牛、淘汰牛和故意剔除的不怀孕牛。这种计算对于准确表达牧场的状态是有害的。
除了这些潜在的错误来源,平均数也难反映每个牧场的特点,因为平均数的必要性,它只表示中心点上的分布。平均值不能描述或显示数据分布的变异程度。变异程度是评价牧场现有状态的一个关键因素,并确定在极端状态下的牛只情况,它们有可能影响牧场的未来。例如,如果所有牛空怀天数在80天到150天之间,平均空怀天数为120天可能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空怀天数是从45到250天,这个问题可能更严重和更昂贵。即使有一牛群空怀天数为110天,空怀180天以上的奶牛还是应该加以识别和干预。
在制定经济决策时,平均值尤其危险。基于平均水平的经济决策是有诱人的吸引力,乍一看,他们似乎是“常识”。事实上,牧场的决定确是基于这样的“常识”。通常,这些常识性的决定是错误的,而且非常昂贵。{上面是一个简单的部分预算的例子,此会计技术可用来计算管理决策边际效应的。在这种情况下,结果被认为是肯定的,即安乐死是100%有效的,而如手术,一旦修复,猪也总是能出售的。有额外的技术,可以用来处理边际分析的不确定性(如决策树分析或随机建模),即获得一个特定决策的利润结果的“预期值”。
最终,最好的管理决策将取决于边际分析的结果,经理的偏好,以及其他的投资机会的应用。
边际猪的例子是有教育意义的。它说明了最后一个产品增量的力量和盈利能力。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从边际分析的角度来看,最有利可图的物理生产单位是最后一个。在实际应用中,边际猪的利润是12美元,尽管之前每只猪的平均利润是亏损的5美元。额外的利润对农场的财务状况意味着什么?假设整个一年的情况下,边际猪的利润增加将使每头猪的成本降低,而不是增加每头猪的收入。每头猪的平均成本将从40美元减少到39.88美元或一些同样小的金额,每头猪的平均利润将增加,即从亏损的5美元到亏损的4.88美元(译者注:以100头猪计算,12/100=0.12元/头)。其本身的计算并不是一个主要的结果,但如果每两窝就有一个这样的手术矫正的结果呢?如果疝气手术不会有这样的潜力,但繁育母猪的潜力如何呢?
边际思考
当面临一个经济选择时,牧场主(和作为顾问的兽医)应该根据他们对决策的边际影响的分析,而不是牧场的平均特性而定。一个人为的例子可以帮助说明这一点。假设,认为一个猪场正面临经济困难时期,繁育猪场卖一头仔猪是35美元,而猪场饲养一头仔猪平均饲料成本为40美元,这样按平均数的话,卖一头仔猪要亏5美元。猪场的兽医在一次常规的猪舍巡查时,发现了一头患有腹股沟疝的仔猪。他询问了猪场对这样的猪是如何处理的,然后被告知一般对这样的猪是采取安乐死的方式,因为他们认为不值得和没必要饲养这种小猪。她向猪场提出花10美元提供外科手术纠正疝气,并向业主保证,手术后猪将是健康的,卖出时和其他任何猪没有区别。如果猪场在卖一头猪损失5美元的情况下,是否愿意支付额外的10美元做手术呢?常识会说不,但考虑以下分析:
对仔猪安乐死
$0收入
$0支出
$0利润
对仔猪实施矫正手术:
$10手术费
$10饲养到上市的饲料费用
$2劳动力费用
$1疫苗和意外费用
$23手术后至卖出的总成本
$35卖出后的收入
$12来自这只特别(边际)猪的利润
因此,对猪做手术(支付10美元)产生额外的利润为12美元,而安乐死的利润为0美元。显然,猪场最好的选择是做手术,赚取利润。有人可能会立即质疑,认为此分析是有缺陷的,因为在开始的情况下,每头猪的平均成本为40美元,而从手术矫正猪的分析表明,即使增加了10美元的手术费,其成本也只有23美元。这其实没有矛盾,40美元的成本适用于普通猪,而成本为23美元的适用于边际猪。我们通过额外手术使其生存下来的猪是一个边际意义上的猪,而不是一般平均意义上的猪。这额外的猪没有支付房贷、电费、保险、粪便处理等等费用。如果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那我们来假定安乐死猪后的猪场的财务状态,那些与这头特别边际猪有关的固定成本(如债务、电费、粪污处理和其它维持费用等)一点都并未减少。(本文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http://www.dairyfarmer.com.cn/kxyn_ncjy/2017-10-29/214984.chtml
转载请保留:本站文章未注明来源和作者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站所有,转载请保留链接,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1630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cattle_science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