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现代奶业

2018-03-13 21:29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298 [ 字号: ]
1945年10月28日,中国政府收复台湾、澎湖列岛,重新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国民政府指令台湾省农林部门接管日本占领时期的奶牛资产及牧场。1949年12月,国民党为恢复和发展奶牛业,相继推行了“酪农发展计划”和“台湾地区乳业管理规则”,鼓励和资助相关奶牛公司和个体奶农进口荷兰奶牛,建立奶牛推广服务机构,改进奶牛育种及管理。1955年,台湾乳业协会成立。通过举办酪农实验区和酪农培训班、设立酪农专项贷款等措施,经过60多年的发展,到2008年年底,台湾地区的奶牛总数已达到99171头,是台湾光复时的150多倍。除了奶牛养殖外,台湾的奶山羊养殖也有大的发展,鼎盛时期约有奶山羊11万余只,年产羊奶3万余吨。
 
酪农发展计划
日本占领时期,台湾重视奶畜的引进、饲养及研究,推动了地区奶业的发展。据称,1943年,台湾奶牛饲养达到历史高峰,有酪农70多户,奶牛1700多头,年产鲜乳2300多吨。战争期间,由于饲料短缺,奶牛数量减少,1945年仅有奶牛873头,牧场53家,多汇集于城郊,规模小,设备简陋,且缺乏土地种植牧草。1945年8月,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国民政府台湾省农林部门奉令接管恒春种畜场、嘉义种畜场、大埔种畜场等牧场及奶牛资产。台湾大学农科及屏东、台中的农业专科大学设立的畜产课,也有奶畜研究项目及种畜资产。此外,还有台湾畜产株式会社和相关奶业公司等。这些奶业资产均由国民政府台湾省相关机构接管并继续运营。
1949年底,国民党近百万军政人员及数十万平民陆续涌入台湾岛。一时间岛内人满为患,包括食品在内的生活物资品极度缺乏。为尽快恢复和提高粮食蔬菜等食物的生产供应,稳定社会秩序,台湾将主要农林资源和涉农物资都投入到种植业中去,根本无暇顾及当时尚属“奢侈食品”的牛奶生产,所以在战后的最初几年,奶牛业逐渐衰退。1945年国民政府接管台湾时,全岛尚有奶牛873头,年产牛奶992吨。1948年,奶牛存栏数减少到620头,减少了近1/3。牛奶产量减少到527吨,减少了将近一半。这种状况造成了岛内乳品供应非常紧张。另外,医院内的大量伤病士兵也要牛奶来补给营养。因此,1948年,台湾推行“酪农发展计划”,补助进口荷兰奶牛,建立奶牛推广服务机构,改进奶牛育种及管理。经过几年时间的恢复,到1951年,奶牛存栏数量增加到742头,牛奶产量增加到1210吨,牛奶供应紧张的状况有所缓解。
 
台湾乳业协会
1955年,台湾乳业协会成立。会员由奶农、牛奶加工厂、专家学者等组成。台湾乳业协会的任务是负责奶牛品种改良、生产性能测定和良种登记,推广奶牛饲养管理、动物保健、精粗饲料利用、提高原料奶质量和乳品加工技改等方面的技术,负责种牛及重要器材、药品、饲料、牧草种子的统一进口与分配,参与协调生乳收购价格,组织优秀酪农选拔、乳制品促销、奶牛拍卖等活动。
作为社团组织,台湾乳业协会还承担协调排解奶农与加工企业之间的矛盾和向行政主管部门转达会员建议的任务。台湾乳业协会成立后,承担起促进发展台湾奶牛业的重任,既是台湾当局与奶农之间的联络纽带,也是乳业各利益团体之间的协调中介。因此,台湾乳业协会的成立,对促进台湾奶业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酪农实验区
“酪农计划”实施的举措之一是1957年创办的“酪农实验区”。具体做法是,在桃园县杨梅、中枥两处,选定20户愿意饲养奶牛的农民,由农村复兴委员会及台湾省政府农林厅贷给每户1~2头奶牛,并由指派的畜牧专家传授奶牛喂养技术知识。经过1年多的喂养试验,这批参与实验的20户奶农当年的收入显著增加。根据调查,当地农民饲养1头奶牛与耕种1公顷水稻的收益相当。实验结果在当地农民中产生了很好的示范效应。实验区农户的土地利用率和衣副产品的利用率都得到了提高,家庭剩余劳动力也得到了充分就业,尤其是农闲时节,由于有了奶牛饲养,农民能够做到四季就业。于是,1958年在竹南增设“酪农实验区”一处,扩大酪农实验范围,增加参与实验的农户。至此,台湾的奶牛养殖逐渐从城郊扩展到农村,从公司专业饲养向农家副业散养扩大。由于农民的积极参与,当时奶牛饲养被称为农村振兴的新兴产业。“酩农实验区”的推广,使台湾奶牛养殖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
经过 “酪农实验区”的养牛实践而总结经验,从1960年开始,逐渐将指导农民饲养奶牛的事业由实验阶段进入推广普及阶段。这一时期,台湾乳业发展的特点是奶牛养殖向农村推广,具有农村副业经营性质,饲养户数大幅度增加。“酪农实验区”已扩展至台北、桃园、新竹、台中、苗栗、彰化、南投、嘉义、高雄、屏东等10县。参与实验的酪农由最初的20户增至1961年底的270户,酪农饲养之奶牛达3335头,平均每户饲养13头。此外,当时分布在台湾各地的奶业公司有103家,饲养的奶牛3691头,平均每家公司32头。到了1964年,全岛的奶牛养殖户已有636家,共饲养奶牛4689头,年产鲜奶11282吨。
为了扩大“酪农实验区”的事业,帮助农民解决购买奶牛的资金困难,实验区奶牛推广机构经商准农村复兴委员会及土地银行,设立酪农专项贷款,辅导酪农购买奶牛和种植牧草。另外,通过农林研究机构,向奶农普及奶牛保健及经营技术。自1957年起,在各地实验区内每年都举办酪农培训班,聘请畜牧专家讲授奶牛饲养管理以及乳品生产运销知识。到1962年,各地接受培训的酪农有890名。通过他们的示范影响,实验区的奶牛饲养经营水平大为提高,既增加了奶农的收入,又带动了更多的农民加人奶牛养殖的事业。
由于 “酪农实验区”快速扩展,各地奶牛饲养量大幅增加,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台湾地区的生奶产量一度超过市场的需要,发生了生奶生产过剩的情况。于是,规范牛奶运销被提上了管理工程。为了加强牛奶运销规范化管理,执行乳业标准,促进乳业发展,提高生奶及乳制品品质,保障公共卫生安全,台湾规定,北部地区所产之牛奶集中作低温消毒后销售,南部地区亦仿此进行。唯中部地区农村的鲜奶产量大,而当地城市消费量较少,则需经台湾当局批准的 “鲜乳运销合作社”办理乳处理及运销工作,以保证奶农及消费者利益。
奶牛品种改良
台湾从20世纪50年代起,不断从国外引进优良奶牛,以供繁殖推广。1959年以后,台湾地区曾经多次从美国、荷兰等地引进纯种良种公牛及冷冻精液,用以改良台湾奶牛的品种结构,提高奶牛适应性和抗逆性,选育适合台湾饲养的高产优良奶牛品种。经过多年的奶牛品种改良以及疾病防治水平和饲喂技术的改进,奶牛的年产奶量逐年提高。据统计资料记载,台湾奶牛平均年产奶量为1947年2273千克;1966年3673千克;1976年3830千克。20多年间,台湾地区奶牛的年泌乳量增加了1557千克,增长了68.5%。
 
台湾牧草需依赖农副产品补充
牧草对于发展奶业极为重要,台湾一直重视牧草品种引进试验工作。适合台湾地区种植的优良牧草品种有天竺草、巴哈稗草、狼尾草、盘古拉草、苏丹草等,豆科牧草有葛藤、银合欢、山珠儿豆、紫云英等。台湾当局自1958年起就积极进行牧草推广工作,指导酪农种植牧草,逐步推广利用山坡地带土地种植牧草。据1960年统计,台湾地区的牧草面积为1096公顷。但是,台湾地狭人稠,农户经营面积狭小,因而,酪农自种牧草多数不敷使用,必须依赖其他农副产品加以补充。可供利用的农业副产品有甘蔗尾、玉米秆、凤梨渣、甘薯藤、花生壳、番茄渣、毛豆荚等。
乳业改进原则
20世纪60年代中期,台湾地区的生奶产量曾出现供大于求,乳品价格下滑,挫伤了酪农的积极性,以至奶牛饲养量减少。为了促进奶业稳定发展,于1965年10月25日,台湾公布了“乳业改进原则”。在这个原则的框架下,建立了一个由奶农、乳品加工厂、乳制品进口商及相关主管部门各派出人员组成的乳业发展小组。这个小组于1965年10月30日成立、专司负责台湾的奶业发展规划、指导和协调。在这个小组的建议下,台湾还出台了对进口乳制品实行收取捐助费的政策。从乳品进口商所征收到的这些捐助费,一律用作奶业发展基金。与此同时,为了保护和刺激岛内的奶业发展,台湾当局还采取了对加糖炼乳和液体乳实行禁止进口的措施。为了加快奶牛业的发展,20世纪60~80年代,台湾曾3次向奶农施行借款,同时也允许从新西兰、美国等国引入荷斯坦牛。除了上述这些政策措施外、台湾当局还出面组织或邀请高等院校及科研单位的奶牛专家、学者编写了《台湾酪农手册》、《奶农平衡日粮手册》等专业指导教材,入手一册免费发放,组织这些奶牛饲养者进行技术培训。到20世纪80年代、台湾岛的谷物粮食已实现了自供自给、还有剩余的水平,这一社会基本物质供应状况的变化,对刺激和促进奶业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959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cattle_culture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