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现代奶业

2018-07-23 14:17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14 [ 字号: ]
20世纪40年代中期至50年代初,香港经历第一次经济转型。这一时期,香港从以渔农为主转变为以转口贸易为主的地区。香港位于世界航道要冲,同时背靠中国大陆,面向东南亚,位置条件得天独厚香港还拥有世界三大深水良港之一的维多利亚港,具有开展转口贸易的天然优势。依托这些有利条件,转口贸易很快发展成为香港的支柱产业。但是,以港口建设为基础的转口贸易,吸纳不了当时的大量农村劳动力,因而传统的渔农业依然是提供居民就业、保障农产品供应的重要产业。而奶业在其中尤其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在战后一段时期内,香港政府继续执行扶持奶业发展的政策,使战后的奶业得到快速恢复和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香港的经济高速增长,先后经历了三次重大的经济转型,迅速成为国际贸易、金融、航运、资讯等领域的重要中心之一,成为重要的国际大都会和旅游胜地,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这三次经济转型都对香港奶业产生了重大影响。第二次经济转型促进了奶业的大发展,出现了战后奶业的高峰。第二次经济转型期间,香港的奶牛饲养场进行了二次大规模的“商城进山”大迁移,全部迁转到新界地区的农村,奶业出现萎缩。第三次经济转型,正值内地改革开放,奶牛养殖业逐渐退出香港地区,转移到中国内地,香港基本上不再饲养奶牛,由此完成了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奶业历史过程。
 
八大公地牛场
以低廉的租金拨付公地给农民建设奶牛场和牛奶公司,是香港政府从开埠初期就采取的鼓励政策。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20世纪中期。史料记载,香港政府以廉租公地建立的牛奶公司共有八处。
 
大屿山奶牛牧场
港战后恢复时期,香港岛的城市建设快速扩展,位于岛西城郊的薄扶林(今香港大学所在地)一带,很快被纳入了市政建设规划之中,而战前这里分布着不少牧场,政府给予搬迁补偿。大屿山(今香港国际机场所在地)是香港岛以西约10千米的岛屿,历史上由于交通不便,远离市区,这里不少土地都未开发,地广人稀,适合发展占地多、牲畜废弃物多的奶牛场。由政府安排迁入大屿山的香港牛奶公司,除了将薄扶林牧场的全部奶牛转移到新牧场饲养之外,当年还从澳大利亚购入40头母牛和1头公牛。此后,大屿山的奶牛场逐渐增多,成为20世纪前半期香港奶牛饲养基地之一。直到现在,在通往市区的香港国际机场快线(高速公路)上还能看到路旁竖立的警示牌上画着一头奶牛的醒目标识,提示过往司机注意奶牛穿越。可见,至少在香港新机场建成启用时,大屿山上还有奶牛养殖。
 
柴湾山奶牛牧场
位于香港岛东区的柴湾山,昔日是香港最东面的军营属地。山下的鲤鱼门扼守维多利亚港东面入口,1845年已有英军驻守。1948年起,柴湾山除了原先的军营禁地外,大部分土地逐渐转为民用公地。由于柴湾山一带没有村庄民居,适合开发为牧场,战后港英政府即将早先在铜锣湾等地的奶牛迁往柴湾山徙置新建,这里就逐渐成为香港岛东部郊区的生奶基地。到1960年,政府决定把柴湾山的奶牛场再次迁往新界地区时,这里有奶业公司4家,饲养奶牛200余头。
 
钻石山奶牛场
在北九龙的钻石山地区公有土地上,集中着大批的养牛场。这里是香港开发最早的奶牛养殖基地之一,经过战后的陆续增建和扩建,形成了香港的奶牛养殖和生奶供应的中心区域。到1961年港府将这一地块规划为居住用地,要求公有土地上的奶农搬迁时,这里有大小奶牛公司40余家,饲养奶牛800多头。
 
慈云山奶牛场
与钻石山比邻的慈云山,也是香港奶牛养殖集中区。从1925年后,港府陆续划拨九龙慈云山公有地供奶农养奶牛,自那以后,先后有数十家奶农在此牧养奶牛,占有慈云山公有土地12万多米2,饲养奶牛最多时超过1 000头。由于奶牛饲养量大,本地种植的牧草不够饲喂,70%饲料牧草依赖从新界购买,只有30%牧草在慈云山种植。
 
牛头角奶牛场
牛头角占地基广,与观塘工业区相邻。这里过去比较偏僻,土地多属公地,现已成为香港的居民住宅区,建有许多大型公共大型公共屋苑,如牛头角村、乐华村和乐村等。住宅区内还有一些豪华的私人屋苑如淘大花园、花园大厦等。但是,这些屋苑高厦的原址,过去多是牧场。牛头角一带曾是香港的奶牛牧场集中地,前即有许多牧场。20世纪60年代后,这些公地才转为公屋建筑用地。
 
观塘奶牛场
现今,观塘区已是香港最大的行政区之一,有人口58万人,俨然一个繁华卫星城。人们很难相信,1950年之前,观塘一带颇为荒芜。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香港的工业急速发展,香港政府在观塘展开填海工程,于1957年完成,填出约57万米2土地,填海土地位于观塘南部,是现在的工业区,观塘北部则发展为佳宅区。战后相当长的时期内,观塘周边的公有荒地山野,政府批准用于建设奶牛牧场,是观塘工业区早期的乳品供应地之一。这里的公地牧场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才陆续搬出,土地改为其他工商用途。
 
彩云奶牛场
彩云道是香港牛头角佐敦谷内的二条繁华街道,连接观塘道与彩霞道,终日车水马龙。但是在80年以前,这里也是公地奶牛场。早年从铜锣湾迁出的牛场,就有一些在彩云道落户。观塘工业区扩展后,随着地区规划的改变,彩云村周边的公地奶牛场先后与牛头角、观塘等地的牛场一并迁出。
 
太平山奶牛场
到香港旅游观光的人,都知道从中区花园道乘山顶缆车登太平山。太平山风光秀丽,现在是高级住宅区。但是,过去太平山下还是大片的农田,盛产油茶、茶叶、油桐。农业种植主产水稻、甘薯、玉米、小麦、米豆(红豆)、棉笋(楠竹干板笋)、水竹笋丝等农产品。在山腰丘陵地带,分布着许多奶牛牧场,是当年向太平山富人别墅区供应生奶的基地。这里是香港最早开发的奶牛养殖区之直到战后的20世纪50年代,奶牛牧场才陆续迁移到新界各地。
 
“王草”是主流 有法可依的香港奶牛业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的一百年间,香港从开始饲养奶牛到奶业的大发展,有关奶业的法律体系已经日臻完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虽然随着乳业科技的进步和环保意识的增强,曾对相关法律条款做过一些修改补充外,基本上都沿用此前的法律规定。乳业管理上的进步主要表现在监管手段的改进和监管执行的严格方面。尤其是有奶牛场历经多次搬迁,牛场环境条件更为复杂多样,监管的难度更大,监管的成本更高。但是,香港政府一直没有放松对奶业的有效监管,始终如一地依法管好奶业市场,确保市民饮用到符合卫生标准的、高质量的生奶和奶制品。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奶牛饲养业和乳制品加工业都有了长足进步。香港是一个与国际水平密切接轨的大都市,因而它的奶牛饲养技术也能做到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在牧草种植方面,香港的气候环境适合种植奶牛专用牧草“王草”,战后在新旧牧场上依然种植王草,但是不断从境外引进王草新品种,提高王草的品质和产量。此外,牧草种植上也引进了新的栽培技术,如牧草专用化肥的施用、牧场灌溉系统建设、牧草病虫害防治等,都有了新的进步。牧草的单位面积产量有了大的提高。此外,奶牛场引进了奶牛专用的配合饲料,改善饲喂技术,奶牛年产奶量大幅增加。
 
需要特别提到的是,香港没有农科大学,奶牛场所需的专业人才都依赖境外培养和国际招聘,因而在奶牛饲养大发展的时期,各奶牛场都普遍缺乏业务精通的专业人才。尤其是规模较小的奶牛场,专业人才的问题更为突出。香港政府渔署在这方面尽力提供服务,在疫病防治和饲养培训方面做了大量有成效的工作,使香港的奶牛饲养和乳品加工得到良好健康的发展。
香港历史档案记载,20世纪初期,有一批因1917年俄国革命而逃亡到哈尔滨定居的俄罗斯人,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后,他们为逃避战争而南下上海,不久又从上海再次南下香港。这些俄罗斯人中有不少精通畜牧业和兽医的专家,香港的牛奶公司就聘用他们进人当地奶牛场工作,为香港的奶牛饲养水平和疫病防治水平的提高增添了技术力量。
在牛场设施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香港奶牛场普遍配备了冷藏库和冷藏运输车,确保了生奶的质量。1960年,香港引进挤奶机,缩短了牧场每天挤奶的作业时间,提高了挤奶的劳动效率,也提高了生奶的卫生水准。此外,许多先进的奶牛场专用机械设备都先后引进,奶牛场的牧草生产收割、牛舍的清洁等作业环节的机械化程度也大幅度提高,促进了奶牛场的现代化进程。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765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cattle_culture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