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北农实控人资本扩张陷危机 首农食品集团拟接盘

2018-12-05      每日经济新闻   访问量:49 [ 字号: ]
创建大北农多年后,农业博士出身的企业家邵根伙打算把公司实控权“割爱”转让。
122日晚间,大北农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邵根伙就股权转让事宜与北京首农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农食品集团)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就战略合作达成初步共识。至此,大北农投身国资的消息终于初见眉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018年三季度,邵根伙累计质押股份已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99%。尽管公司近来频频开展回购股份、寻求融资等计划,但邵根伙的高质押危机仍旧是压在大北农身上的“一座大山”。
而在20186月,邵根伙已离任大北农总裁职务。但邵根伙目前还是中国圣牧(01432HK)董事长,其在2016年开始斥资入局中国圣牧,目前其旗下公司为中国圣牧第一大股东。
从质押危机到国资入主
一周前,大北农宣布因正在筹划有关与北京市国资下属某国有企业或关联公司的战略合作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动申请停牌,大北农投身国资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122日晚间,这一神秘的接盘方终于揭开面纱。大北农公告显示,邵根伙日前与首农食品集团就本次转让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就战略合作达成初步共识。
在引入国资企业的背后,是大北农实控人当前的股权质押风险。
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邵根伙共持有大北农股份1.7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1.25%,质押股份占所持股份比例已经高达99.99%,其余股份也已处于冻结状态。
记者梳理发现,为了化解这一危机,大北农近来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但实施效果却不太乐观。
20184月,公司通过《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预案》,拟在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3亿元的额度内,使用自有资金对公司股份进行回购。20187月,大北农表示回购资金上限由3亿元增至10亿元。但截至1113日本次股份回购期届满,回购金额却仅为3.49亿元。
在筹集资金方面,据《经济观察报》报道,1026日,北京海淀区属国企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了8亿元债券为优质科技企业提供债权性融资支持,受益企业便包括大北农。彼时,大北农董秘陈忠恒曾用“度过难关”来回应这一支持。
112日,大北农与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等签署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意向合作协议》,以支持公司的融资行为。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披露具体合作细节。
1213日下午,记者针对大北农与首农食品集团的合作情况致电大北农董秘陈忠恒。其表示,目前该合作仍处于谈判、磋商阶段,并未完全落定,而由于交易涉及商业机密,不便透露具体细节。
资本扩张陷入泥潭
公开资料显示,邵根伙1965年出生于浙江金华,1991年获得农学博士学位后进入北京农学院任教。随后,邵根伙辞去教师职务,以2万元的启动资金创立了如今的大北农集团。
近年来,邵根伙不断扩张旗下业务、布局农业全产业链发展。但记者梳理发现,频频投资扩张不仅导致了邵根伙当前在大北农的股权高质押危机,似乎也暴露了其有意另起炉灶的计划。
根据大北农此前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邵根伙的股权质押主要用于农业实业经营或农业投资,其中大部分用于农牧行业投资,如乳业、种业、粮食收储、畜牧养殖等。
公告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内,邵根伙在大北农的股权质押比例便由58.2%增长至93.6%,这一时间与其对中国圣牧的投资时间相吻合。邵根伙自20161月开始通过旗下公司增持中国圣牧股份。当前,邵根伙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持有中国圣牧约1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0.48%,为第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本次可能涉及大北农控制权变动的股权转让行为似乎也早有预兆。早在20186月,大北农便公告称,收到邵根伙申请离任公司总裁职务的申请(保留董事长职务)。此后,张立忠正式接任大北农总裁一职,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事务。
20176月以来,邵根伙便在中国圣牧担任董事长一职,这一动作曾被外界认为是邵根伙正式进军乳制品行业的举措。而因为原料奶行业低迷和产品结构不完善等问题,2016年起,中国圣牧净利润开始下滑,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亏损额已经高达11.86亿元。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3297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news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