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荷奶业发展中心培养首位博士成长记

2019-01-07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74 [ 字号: ]

微信原文:【荷斯坦◆专访】 中荷奶业发展中心培养首位博士成长记 “张” 理想翅膀 展牛人青“春”“月”来越好

 


在奶业圈,有这样一个机构,从成立至今走过五年历程,五年中,它在中荷两国奶业科技研发、人才培养、行业交流、产业研发等工作方面取得重要成果,它成立于2013年11月,由中国农业大学、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三方共同筹建,旨在分享荷兰“从牧场到餐桌”的奶业全产业链发展经验,推动中国奶业全产业链建设。

 

五年来,中心联合培养的首届博士生即将毕业,他们在荷兰学习中如何针对中国实际开展相关科研工作?他们的研究对我国奶业发展有何借鉴和推动作用?在“中荷奶业发展中心(SDDDC)成立五周年”庆典之际,荷斯坦专访中荷中心培养的首位博士生——张春月。

 

 

 

专访中她这样比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罐国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有本土的优质奶源喷出的乳粉,有瓦大、中农和各个合作伙伴添加的关键营养素,我愿用我的营养为中国奶业的成长贡献出微薄之力”。她同时寄语中心,希望在未来五年中,中心产出的不只是婴儿奶粉,还可以有“鲜奶”,有“乳酪”,有各种各样的“高附加值产品”,它们将贴着咱们中国奶业的标签,在乳品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发光发热。

 

 

 

荷斯坦:您在中荷奶业发展中心资助下,在荷兰开展的主要研究项目是什么?
张春月:
我读博士研究的是超高温灭菌奶,即常温奶的货架期稳定性问题。常温奶是我国消费量最大的液态奶商品,但货架期内出现结块、分层、苦包等问题深深困扰着我国乃至全球的常温奶生产商。我的课题就是研究原料奶中哪些因素会引起这些品质劣变的发生,以及怎样通过对整个乳品生产链的控制来减少常温奶发生失稳。

 

荷斯坦:您的研究对中国奶业发展以及牛奶质量控制有何推动和借鉴作用?
张春月:我的研究围绕着影响UHT奶稳定性的两种蛋白酶产生。这两种蛋白酶具有很强的热稳定性,能经受超高温瞬时灭菌,并影响货架期对奶中的酪蛋白胶束和脂肪球的稳定性,且产生苦味。

研究结果表明,这两种酶分别与奶牛健康和卫生操作相关。要想产出稳定的常温奶,保持原料奶中体细胞数和嗜冷菌数在较低水平才是解决之道。简而言之,乳品链上游的原料奶质量才是决定终产品质量的最关键因素。

 

 

荷斯坦:作为食品相关专业的博士生,请介绍下荷兰巴氏奶、UHT奶及奶粉、奶酪制品的比例?荷兰牛奶的收奶半径、收奶时间及运输距离如何?
张春月:
在荷兰,有56%的原料奶被加工成奶酪,13%被加工成奶粉,只有8%的原料奶被加工成液态奶和奶油产品,6%加工成炼乳,2%加工成黄油,15%加工为其他各种乳制品。

荷兰的收奶半径大部分在运奶车2小时运输范围内。收奶频次根据该农场的产量决定,如果足够装满一个收奶车奶罐,收奶频率就会高一些,如果产量较小,小农场的奶就会多天收一次,但不超过3天。

荷兰的奶之所以敢三天收一次,首先是由于他们对自己的原奶质量非常有信心,细菌数很低。另一方面是他们对冷链贮藏和运输的控制非常严格。他们几乎可以保证到达工厂的牛奶和离开牧场的牛奶品质几乎没有变化。荷兰的奶车司机被称作“奶罐卫士”,他们必须接受专业培训并且每半年接受一次考核,通过才能上岗。他们身兼多职,在农场就要对原料乳进行一系列快速检验及气味和颜色评估,还要对每个农场的牛奶进行留样。农场的奶只有通过“奶罐卫士”的考察,才会顺利登上运奶车,被继续加工成各种产品。

 

荷斯坦:荷兰牛奶的定价机制、收奶标准如何?牛奶运费谁来承担?
张春月:
荷兰的收奶价格主要是由牛奶中的营养素含量决定,包括蛋白、脂肪和乳糖。近十年来,蛋白质含量在定价中所占比重在上升,而脂肪含量对于定价所占比重在下降。除了营养素含量,还有一些加分项和减分项。加分项如奶牛在室外天数较多、牛的动物福利较好等,减分项比如高体细胞数、高细菌数、高游离脂肪酸含量、有沉淀等。当然也会有拒收和罚款情况,如收奶时发现原料奶中含有抗生素,这批奶就会被立即销毁,并且奶农要接受与这批奶同等价值的罚款。

牛奶的运费及检测花费,虽然由加工商支付,但加工商会在收奶时将这部分也算入牛奶的定价之中,所以其实还是奶农在买单。

 

 

荷斯坦:中荷两国在牛奶质量检测方面有何区别?
张春月:我认为,中荷两国在牛奶质量检测方面主要存在以下几点区别:

1)  首先,提到荷兰的牛奶检测,就不得不提到我们SDDDC的重要合作伙伴Qlip。荷兰所有的牛奶样品都会送去Qlip检验。Qlip是一个独立的第三方乳品检测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乳品检测中心。每一批奶在进入奶罐前都会取样,然后送到Qlip检测。Qlip使用同一套检验设备、同一套标准,在做到统一化标准化的同时,还能够积累大数据,这些大数据用于奶牛牛群改良。而在我国,虽然检测项目与荷兰相似,但每个公司都设有自己的检测部门,很难对比,或者完全实现标准化。

2)  其次,Qlip的检测贯穿整个乳品产业链,从牧场到运输,从工厂到市场,直到安全健康的终产品。而我国的检测主要针对终产品,其次是原奶,其他乳品链环节涵盖较少。

3)  第三,检测数据的收集与反馈。在荷兰,原奶被工厂收走的当天,其样品会被送到Qlip,一个工作日后,原奶中各项数据指标就反馈给农场主,就像我们用手机查天气一样方便。这种即时反馈对于农场主了解自家原奶的质量有极大帮助。而这种反馈机制在我国还未建立健全。

 

荷斯坦:与中国不同,荷兰等欧洲国家奶业发展以中小牧场为主,但为何中国中小牧场发展困难重重?
张春月:
这个现象可能由多方面因素引起。首先荷兰大部分国土都是绿草地覆盖,所以饲养方式以放牧为主,适合中小型牧场,但我国适宜放牧的草地面积有限,大规模集约型舍饲牧场更易于管理。

二是发展历程不同,荷兰的牧场多是家族传承历史悠久,所以很多牧场都承袭了过去原有的规模,而我国奶业较为年轻,很多经验向美国学习,便直接建成了大规模牧场。

三是荷兰奶农普遍受教育程度很高,20%有中专学历,66%有大专学历,9%有本科学历,这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很好地理解和实践质量管理体系,利用先进的理念来管理好自己的农场。而中国的中小牧场主大都缺乏相关培训,无法持续产出质量合格的奶。相反,大规模牧场往往由专业人员设计和管理,有先进的理念和技术保驾护航,从原奶质量到安全都更有保障。

 


荷斯坦:您选择去荷兰进行深造的原因是什么?深造期间,中荷奶业发展中心给您的博士生活提供了哪些帮助和支持?
张春月:
中荷奶业发展中心的机会和一早对瓦大的向往。

中心培养一位博士,需要花费大约25万欧,也就是约200万人民币!

 

荷斯坦:与其他国家博士相比,中荷奶业发展中心在人才培养方面有哪些优势?
张春月:
中心为我们提供了世界一流的师资,行业一手的资讯,及一路护航关怀。

一是课题优势,我们所做的都是直击中国奶业痛点的课题,由专家组经过长时间调研才确立。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研究从一出生就备受同行关注。

二是平台优势,除了中农和瓦大,sdddc成员还包括奶牛养殖基地、奶牛的育种、养殖企业、乳品加工企业、乳品检测机构。这些成员不止涵盖了整个乳品生产链,更是全球的行业领跑者。所以依托着这么优秀的平台,别人学不到的理念,我们学的到;别人拿不到的数据,我们可以拿到;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很多“自己人”就可以解答。

三是情感纽带,因为我是中心选送到荷兰的第一届博士生,所以也算是和中心一起成长。我和中心的老师都很熟,每次他们带团到荷兰进行奶业考察,都会问问我要不要从国内带东西,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现在我快毕业了,老师们,更贴切地说是哥哥姐姐们又在为我们愁找工作。一路走来,sdddc的博士与老师们已经成为了家人,这份温暖是弥足珍贵的。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2337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news_de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