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场故事


40年前,Jamie父母买下了这个牧场,起初,这是一个混合型家族牧场,养有奶牛和绵羊,并且经营牧草种植、葡萄园,还种一些水果。10年后,Nietschke家族又兼并了附近的两个小牧场。大约经过20年的发展,牧场逐渐转型为只经营奶牛场和葡萄园。

  1996年,Jamie夫妇从父母那里买下牧场,并且购进更多土地,在同一地方新建了牛舍,并扩大了牛群规模。现在Nietschke家族主要经营奶牛场和葡萄园两个产业,现在葡萄园的规模已经扩大到起步时的两倍。

牛场人物

JamieNietschke牧场主

属相 龙  牛龄 17年    旅行、骑自行车

最开心的事情 牧场上所有的事情都进展顺利

养牛感悟  奶牛养殖是一个非常持续而且稳定的行业,可以为你带来丰厚的利润。与其他行业相比不同的是,我认为养牛业会有非常多的培训、国际交流和考察的机会。即使没上过大学,仍然有很多知识、技术和信息需要你不断地学习和提升。我也经营葡萄园,但我觉得葡萄酒行业跟奶业就极为不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培训传递给新一代接班人,从事葡萄酒行业多年,2010年,我才头一次参加了“葡萄园领导力”培训项目。

  而在奶牛养殖业,我已经参加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培训和出国考察学习。现在,其他行业才慢慢地意识到培养新一代的重要性,但奶业已经先行了一步。

著名葡萄酒庄园的牧场

  混合型牧场转型为奶牛场和葡萄园

  40年前,Jamie父母买下了这个牧场,起初,这是一个混合型家族牧场,养有奶牛和绵羊,并且经营牧草种植、葡萄园,还种一些水果。10年后,Nietschke家族又兼并了附近的两个小牧场。大约经过20年的发展,牧场逐渐转型为只经营奶牛场和葡萄园。1996年,Jamie夫妇从父母那里买下牧场,并且购进更多土地,在同一地方新建了牛舍,并扩大了牛群规模。现在Nietschke家族主要经营奶牛场和葡萄园两个产业,现在葡萄园的规模已经扩大到起步时的两倍。

  “我父亲出生在经营混合型牧场的家庭,他的父母也养奶牛,同时还经营了许多其他的产业,不过奶牛养殖获得的收入可能算是整个家庭最高、最稳定的生活来源。父亲长大后到外地发展并且结婚生子,但是他一直梦想有一座自己的牧场,但是由于资金有限,40年前,他只能买一个条件设施陈旧但价格便宜的老牧场。父母重新修缮归置牧场后,开始了养牛之路。”Jamie介绍到。

  “可能我们经营的奶牛场不算南澳大利亚州最顶尖的,但是我们的葡萄园的确是当地最棒的。而且,并不是任何牧场都能经营葡萄园,可是我们牧场所在的地理环境很适合酿酒的葡萄生长。在澳大利亚,一直以来,对优质葡萄的需求量就很大,葡萄酒主要出口到美国和英国,但是经济危机之后,葡萄酒行业开始走下坡路,所以,奶牛养殖业似乎更景气些。”Jamie谈到,牧场产生的牛粪都自我消化毫无压力,液体用来灌溉葡萄园,固体粪便收集起来冬天做肥料。


  三代人在牧场上耕耘

  Jamie夫妇都在牧场工作,并且也把家安在了牧场上,小别墅距牛场仅仅50米,奶牛场就是孩子们的乐园。虽然父母已经退休,但是也经常到牧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兼职。

  Jamie:任总经理,负责牧场一切,包括管理、财务以及设备维护维修等等。

  妻子Annaliese:挤奶、饲养犊牛、料理家务和照顾孩子

  2个全职(一对夫妻)——丈夫负责90%的机械维修维护和种植、犊牛、挤奶;妻子负责挤奶。

  2个兼职——1个负责葡萄园,1个负责挤奶和犊牛

  儿子和女儿——观察牛群和参与挤奶;牧场每隔5周会进行牛群检测,这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工作,他们会帮忙记录数据。“孩子们是否继续我的养牛事业这得看他们的选择,我们绝不强迫,只要他们愿意,Nietschke牧场随时欢迎!”Jamie谈到。季节性招工——葡萄园会季节性地雇佣一些员工帮忙


  5月-10月轮牧奶牛尽享天然牧草

  每年6个月的放牧时间,5月-10月,奶牛在草场放牧,采取轮牧方式,草场近400公顷。Nietschke牧场会季节性种植一些牧草谷物,比如苜蓿、玉米青贮和燕麦草等等,制作青贮和干草,而且每年会对土地进行一次翻耕和护理。牧场目前还未采用TMR系统,主要通过青贮、苜蓿和牧草饲喂奶牛。


  娟姗牛、荷斯坦牛和澳洲红牛杂交 品种多样化提高生产性能

  Nietschke牧场最开始的基础牛群品种为荷斯坦,但总是存在产犊难的问题,1995年,牧场引进青年娟姗牛进行杂交改进品种,因为娟姗牛的体型较小。现在针对牧场的第三代核心牛群,又引进澳大利亚红牛跟荷斯坦-娟姗牛群进行杂交。澳洲红牛具有较好的遗传性能,更加健康而且较强的繁殖力,这样可令牛群品种多样化,获得更高的生产性能并且对环境的适应性更强。


  出国考察学习吸取经验建立国际合作

  1993年,Jamie高中毕业后回到牧场工作。1994年,他前往瑞典学习奶牛养殖,特别学习了舍饲,但是结合南澳大利亚州的养牛模式,最终Nietschke牧场未采用舍饲。1995-1996年,进入澳洲奶农学校提升养牛技术,每个月花2-3天到学校学习,其他时间在牧场工作。1996年,Jamie在奶农学校结业后,便到日本学习了2个月养牛。

  “虽然对于澳洲养牛而言,日本的养牛经验不具有借鉴性,但是他们从澳大利亚进口奶牛,所以我们和日本同仁建立了友谊。”Jamie回忆到。从日本学习回来,他仍然和他们保持着紧密联系,并且还有一些校际培训合作,一些年轻的日本奶农到Nietschke牧场实习。2000年初,Jamie还参加澳洲奶农海外学习考察团来到中国,与北京、呼和浩特和上海的奶牛养殖同仁进行了交流。2011年11月,Jamie再次参加iDairy澳洲青年奶农项目—海外牧场学习之旅来访中国,故地重游北京、呼和浩特和上海的牧场。


  懂得养牛更懂得生活

  Jamie的家距离牧场仅50米,所以一周7天,夫妻俩过着“家——牧场”两点一线的生活。周日早上,他们干完挤奶工作,全家就会到教堂做礼拜,之后到孩子的学校干一些义工活动。另外,Jamie还担任澳大利亚葡糖酒行业的顾问。Jamie全家一年会有2-3次度假,累计时长为4周,到海滨或者国外旅行。“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始工作,闹钟是我起床最大的动力。”Jamie笑道。


  养牛重在预防几乎不请兽医

  Nietschke牧场一年最多请6次兽医,基本上都是处理产犊困难的问题,因为次数很少,所以Jamie也记不清费用是多少。在澳大利亚请兽医费用非常高,而且取决工作时间和操作的复杂程度,所以,如果是一些常见问题,比如打针喂药等,Jamie就自己解决。“牧场主要还是预防为主,如果奶牛生活的环境舒适、吃得好、睡得香,那么基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Jamie谈到。


  下一步计划:合理扩大牛群规模

  澳大利亚一直比较干旱,特别是最近4-5年内。由于炎热和干旱以及饲草饲料供应不足,5年前,Jamie卖掉了四分之一的奶牛,现在他们打算逐步恢复到过去的规模,但是具体多大规模还得根据合作的乳品公司需要的牛奶数量而定。“4年前,我们就跟乳品公司签订了合同,如果收奶量恒定,那么即使我们扩群,生产大量牛奶,那么超出的牛奶,所销售的价格将非常低廉。盲目扩群就不值得了。如果规模不够大,我们也无法跟其他乳品公司谈合作。”Jamie谈到。

  令Jamie感到庆幸的是雇佣了一位非常忠实的员工,他跟着Jamie干了3年,“这是他第一份在牛场的工作,之前从未养过牛。”Jamie介绍到,“他妻子也在牧场工作,他们也打算在奶牛养殖业长远发展下去,并且打算跟我合伙养牛,也希望养更多的牛。”  [文中图片由Jamie提供]

牛场风光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1084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Template_nc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