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场故事


  台湾华仁牧场位于台湾中部彰化县鹿港之南的滨海小村,位处风头水尾,农耕条件恶劣,早年主要栽培番薯,甘蔗等作物,后因土地盐化难于耕作,60年代在政府辅导下成立福宝酪农专业区,华仁牧场由8头奶牛起步,逐渐从个体户走向企业化经营。2012年5月,荷斯坦记者在台湾拉曼公司庄瑶芳总经理的陪同下,探访了由退伍军人黄德仁创办的华仁畜牧场!

  一眼望过去,近万平米的绿色草坪中间,有一座三层小洋楼,楼房旁边即是现代化牛舍,这是一个娟荷混养的种牛场,绿地草坪环绕着现代化牛舍,一排排树木郁郁葱葱散发着勃勃生机,仿佛置身观光旅游景区。客厅里主人的书法作品字字鲜活、遒劲有力,昭示着台湾当代养牛人顽强奋斗的精神和生生不息的传承力!

退伍军人创办的家庭规模牧场

  存栏 560头(娟姗牛60头) 泌乳牛 270头 单产 (荷斯坦7.7吨娟姗牛5.6吨) 乳脂肪 4.0% 乳蛋白 3.4% 体细胞 24万

  员工 10人  挤奶机 利拉伐  饲料 苜蓿、燕麦、梯牧草、黄豆、DDGS

  8头牛起步20年心血渐具规模

  华仁牧场于1983年(民国72年)由黄德仁的父亲黄木土创办,从最初养育8头乳牛开始。吃与牛朝夕相伴,提着小型挤奶桶辛苦工作,而如今牛只达500多头,牧场设施先进,管理电脑化,20多年的一步一个脚印,也见证了台湾奶牛养殖业发展的足迹。黄德仁于1989年(民国78年)接棒,一步一步扩张规模,更新设备,如今华仁奶牛场的恢弘景象,是20多年来辛苦打拼的成果。但当初黄德仁决定接手牛场时,内心其实有过挣扎,但身为长子,弟弟们还年少,分担父母辛劳责无旁贷。他坦言,走上奶牛业并非兴趣,只因环境使然。早期饲养奶牛相当辛苦,养牛的娶不到老婆,是业界流传的戏言,虽是玩笑话,却是笑中透着心酸,很早上工忙到三更半夜,且全年无休,嫁个养牛人,确实需要相当的勇气。

  1987年(民国76年),黄德仁退伍后,前两年在外上班,夜间则就读补校继续进修,经常9点多下课回到家时,父母还没回家吃晚餐,而清晨4时半上工挤牛奶则是例行作息。“如果有一天能悠闲地看日出,不知有多好”。这样的梦想,是黄德仁毅然挑起牧场大小事务的动力,看日出,再平常不过,但对酪农来说,却是如此艰难,也因此,在接棒之初,即想到了牛场需经营管理制度化的想法。

  走科技化精养化之路

  澳洲、新西兰等奶业大国的地广人稀、草原丰美,但台湾地窄人稠,各方面条件无以相比,精养化是必走之路,尤其当前饲料、人力成本高,牧场管理更需科技化、智能化、不断提升效率,才有竞争力。华仁牧场挤奶厅可同时容纳36头牛同时挤奶,大小牛只皆配戴感应晶片,犹如电脑登录的身份证,挤奶时,通过挤奶厅栅栏感应连接电脑,每头牛皆有电脑管控,牛只泌乳量变化一清二楚,并可观测其生理状况,进行后续个别牛只追踪管理。

  台湾夏季湿热,奶牛热应激严重影响奶牛生产,台湾饲养奶牛多由温寒带的荷兰引进,因不耐炎热,气温较高即影响泌乳量,华仁的牛舍采用斜顶设计,挑高7-8米,通风良好,并铺设双重降温管道,一道喷雾,一道洒水,每一头牛独享一套淋浴设备,5分钟自动酒水一回,提供牛只舒适的环境。

  华仁目前有2座畜牧场,牧场空间宽敞,绿地就有一万多平方米,走在一排排郁郁葱葱绿树环绕的水泥路中间,能呼吸到绿树释放的氧气和清新的海风,并感受到树木的勃勃生机,原来,牛场排泄废污处理设施一应俱全,牛粪和粪水浇灌培育出花园式牧场。

  天然海盐防疫屏障娟荷混养提升品质

  鹿港是一个最适合养牛的地方,因为其场址离大海仅100公尺,海风很大,牛只比较舒适,海风有比较多的盐分,可以天然消毒,奶牛极少发生传染病。虽然牧场有天然优越的自然防疫屏障,但牧场对于防疫仍然非常用心。牧场的各方面条件够得上观光牧场的条件,并紧邻着鹿港观光大镇和福宝村的水鸟生态园,但对放开观光一事持相当谨慎的态度。牧场不仅关注奶牛的健康,更重视奶牛的品种,牧场从澳洲进口大约有60头娟姗牛,娟姗牛的单产比荷斯坦奶牛稍低,但乳脂率高达4%,乳蛋白达到3.4%,娟荷混养,能提升牛奶品质。

  政府助力奶业三方定价合理

  台湾地窄,人均耕地更少,养牛的牧草主要从美国和澳洲进口,也采购部分台湾本土的牧草。政府会补贴种植青贮玉米的农户,让农户将全株青贮玉米卖给酪农制作奶牛的口粮。同时,政府还会根据酪农的需求,定期组织专家来给酪农提供技术培训。虽然华仁的养殖成本很高,但黄德仁说,他对奶价感到基本满意!台湾的奶价是由政府、乳企、酪农三方协商定价,一年有三个变化的奶价,分为夏季、暖季、冬季,平均奶价为26元新台币(5.6元人民币)。夏季奶价最高,约为32元新台币(6.8元人民币),冬季为上一年12月起至次年3月,冬季奶价最低,暖季为4月、5月、10月、11月,暖季价格居中。

  明确养牛目标合理分工作业

  “家庭牧场也要建立一定的制度,起码要使生活规律化,忙到没眠没休,不应是养牛人的宿命”,黄德仁说,“打拼事业不外乎希望改善生活,若不能使生活品质变好,没有时间经营家庭,关照小孩教育,赚再多钱也是枉然”。因此,黄德仁场长制定了牛场的制度,目的是想让自己的生活规律化。自动化设施造福了奶牛、工作人员也受惠,黄德仁精心规划作业流程,牧场员工作息已可接近一般社会行业,三餐定时,有更多时间顾及家庭生活;而黄德仁除了有余暇欣赏日出美景,还广泛参与公共事务和社会生活,夫妇俩皆是慈济人,热心慈善公益。奶牛场本业之外,黄德仁并担任全国酪农组织干部,为产业发展奔波。

  台湾有大型奶牛场结合休闲观光经营得有声有色。但走休闲农业须具备相当环境、区域条件,多数酪农区域无此条件,即使如福宝村海滨有水鸟生态园区,且紧临观光大镇鹿港,延伸旅游领域也非轻易可及。而且观光大门一开,防疫问题紧跟而至,专业生产,与奶品厂商分工合作,仍是岛内奶牛业的经营主流。奶牛养殖不比其它农业,自产自销不容易,鲜奶保存期短,从生奶加工、包装运销直到上架,作业时间紧凑,绵密通路特别重要,布建通路不是酪农能轻易跨足的领域,因此鲜奶行销体系的健全,直接关系产业发展。

  鲜奶必需产自本土奶业自有前景

  养牛是一个辛苦的行业,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黄德仁非常关切产业传承,他认为,奶牛业永续发展,少不了年轻人的创意与活力,希望年轻人投入,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产业看得到前景、看得到希望,才有足够的吸引力,若产业充满不确定性,年轻人怎么敢投入,黄德仁强调,建立制度才能有效管理、健全市场,政府有责任做好。厚植台湾奶牛业的竞争力,黄德仁期望政府再加把劲宣导,让国人更清楚自家生产的鲜奶,不是进口所能取代,另外,原料应尽可能由本土供应,降低对进口的依赖。台湾奶牛业原料进口比重原本很高,近几年改善不少,自给率的大幅提高,得自于云嘉平原休耕农地推广青贮玉米大面积种植。小地主,大佃农,政策的推动,黄德仁更看好其后续效应。

  虽然近年鲜奶需求量大增,但黄德仁认为,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比起欧美,台湾人的鲜奶消费量差距仍大,鲜奶各式营养完备,有研究报告显示,10杯豆奶的钙质含量比不上1杯牛奶,小孩、老人尤其受用,鲜奶应列为天天必备的食品,而不是补品。超市货架上,各式包装的鲜奶唾手可得,消费者可能难以想像,一瓶鲜奶来自于多少人的辛劳,黄德仁说,酪农可说为国人的健康尽一份心力,也是百般辛劳的价值所在。奶牛业辛苦走来,如今已是高技术性、制度化的产业,值得年轻人认真投入。

牛人寄语

  黄德仁 场长

  牛 龄 22年

  爱 好 书法、慈善事业

  愿 望 打造养殖和观光一体化的牛场

  养牛感悟

  说实话,我走上养牛这条路并非兴趣,只因环境使然。我是家中的长子,弟弟们还小,分担父母辛劳责无旁贷。1991年,我带着两个弟弟从父亲手里,接手家族养牛事业,看日出,再平常不过,但对酪农来说,却是如此艰难,“如果有一天能悠闲地看日出,不知有多好”。这样的梦想,是我毅然挑起牧场大小事务的动力。

  我认为,家庭牧场也要建立一定的制度,起码要使生活规律化,忙到没眠没休,不应是养牛人的宿命,打拼事业不外乎改善生活,若不能使生活品质变好,没有时间经营家庭,关照小孩教育,赚再多钱也是枉然。

牛场风光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817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Template_nc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