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场故事


2003年宁夏银川积极推行进口奶牛,奶农纷纷筹款大批进口澳牛。好景不长,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奶牛大批屠宰。银川当地奶牛无法养下去,奶农生活难以为继,作为依靠奶业技术服务谋生的田焕章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他不忍心看花如此高代价进口的奶牛就这样白白被宰或当肉牛出卖,于是他关闭经营五年的兽药饲料店,动员五户奶农,成立了“合欣奶牛场”。

  唐代韦蟾有诗云“贺兰山下果园成”,资源丰富的贺兰山脚下,黄杨滩农场里有着一个不起眼的牛场——合欣奶牛场。说它不起眼,因为它没有良好的基建,没有先进的设备,更没有现代化的身影,但正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牛场,创造出了单产9.5吨的神话,而且它的场长田焕章还是一个没有受过科班专业教育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原因缔造出了这个奇迹,让我们一起走进合欣,了解背后的故事。

牛场人物

田焕章 大龄学生拜师学艺 走上漫漫养牛路

职位 场长 属相籍贯山东 牛龄 7年

业余爱好旅游 最大心愿牛健康,我快乐。

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高产

在牛场最喜欢做的事情 给员工上课、培训

养牛感悟养牛 没有秘诀,就是要能吃苦、认真、细心。

  每天都要去牛场转,看牛群情况。奶牛比人更辛苦,所以我们对待奶牛要像对待自己的女朋友一样温柔、体贴,呵护她们,她们才会全身心地为我们付出。

  难忘的养牛心路: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初三那年因为哥儿们义气打架被学校开除,那年我才17岁,年轻气盛,便不曾再回到学堂。17-26岁,我在砖窑出砖,每天在40度的环境里工作,那十年我老了很多。十年后,我突然清醒,生活不能这样继续。因为从小对家畜饲养很感兴趣,而且猪鸡鸭鹅都养过。于是我尝试买了十几头奶牛养,但因为不懂牛,奶牛吃发霉饲料中毒了,经当地兽医介绍我把牛拉到宁夏大学农学院兽医院吴心华老师那,牛住了7天院,病好了,我也学会了扎针、配药。从那时起,我便特别崇拜吴老师,梦想着自己也能成为养牛高手。我想拜师学艺,吴老师觉得我年龄太大,后来看我非常好学,又喜欢奶牛,便接受了我这个大龄学生。

  2003年11月4日,我正式开始“学艺”。那年腊八,我光着膀子从早上6点到晚上8点给一个牛场接生,连牛场主都很感动。2004年5月,仅仅是半年后,吴老师便让我出师了,因为我的学习能力强,而且非常认真,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读书,晚上抄笔记抄到半夜,一边学理论一边实践,是吴老师那批学生里去的最晚出徒最早的徒弟。出师后,我开始给周边奶牛场做兽医和人工受精,收入也不低。一直到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因为心疼那些奶牛,不舍得就这样淘汰,我才真正开始有自己的牛场,全身心的投入养牛。

塞上江南养牛的新星

  “劫后重生” 合欣诞生了

  2003年,宁夏银川积极推行进口奶牛,奶农纷纷筹款大批进口澳大利亚牛,养牛一时兴起。好景不长,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使中国奶农进入寒冬,牛奶被倒,奶牛大批的屠宰。看着银川当地无法养下去的奶牛和生活难以为继的奶农,作为依靠奶业技术服务谋生的田焕章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他不忍心花如此高的代价进口的奶牛就这样白白被宰或当肉牛出卖,于是他决心关闭经营五年的兽药饲料店,动员了五户他服务的奶农,成立了“合欣奶牛场”——大伙齐心合力,让奶牛场欣欣向荣!他相信奶业行情大洗牌是好事,经历整顿后成立牧场才能发展,而且一定要把这一年熬下去,也正是这样的信念支持着大家。


  万事开头难 经历就是收获

  牛场刚组建时,奶牛存栏372头,每天产量不足2吨,而且动不动就遭拒收,奶款发放不及时,困难的时候,连饲料都买不起,“低投入低产出——低产出更低投入”,恶性循环,牛场生产入不敷出,但是为了把最艰难的日子熬过去,田焕章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12万元,在棉粕、豆粕、菜粕等价位较低时购进了很多,维持了牛场大半年的生产,实在缺的时候就跟供应商赊着帐。而农户饲养的奶牛连配种、产犊等这些最基本的信息也不全,给管理上带来了很大困难……

  介于上述种种情况,牛场开始步入正轨后,田焕章不断改进饲养方法,但因为他之前一直从事奶牛兽医临床和人工授精,没有关心过奶牛饲养管理,他的改进措施效果起初不是很明显。从社会上招来的员工素质不是很高,上班经常迟到早退,说的重了他们就不干了,而且牛场董事长的亲戚也在牛场工作,但并不很认真工作,田焕章一下开除了4名工人。好的是,董事长是个开明的人,他对田焕章说道:

  “你敢开除我的亲戚,说明你真的把牛场当家了!”正是这样一个严谨的态度,使得田焕章在牛场站稳了脚。春节前后人员严重短缺,加上资金短缺,田焕章只得自己顶班,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他全面了解奶牛饲养管理的一个机会。从喂牛、挤奶到兽医、配种、场长等所有环节他一边干一边学,理论联系实践,认真体味了一翻,使他对每个环节都了如指掌。三个月后奶牛单产便突飞猛进,奶牛场生产效益不断提高。最重要的是,他悟出一个道理:牛需要人去饲养、去挤奶,而不是牛自己去吃,自己去产奶。所以他狠下决心,必须先组建一支技术水平高、稳定的团队。


  培养学习型团队 教徒弟要“自恋”

  没有倒闭的行业,只有倒闭的企业。所以牛场技术团队的建设如何,决定着牛场的成败。合欣奶牛场的整体技术团队更新后,几乎全是来自大、中专的毕业生或者实习生,工作非常认真踏实。每天晚上下班后,田焕章会组织所有员工,结合当天的工作,分析问题,总结经验,带领大家学习兽医、繁殖、营养、饲养管理等知识,除了《兽医学》这样的基础理论外,他还特地找来了美国辉瑞公司的《挤出价值》一书作为教材给员工讲课。平时遇到病例,他会召集员工都到现场,按检查步骤、方法用药,结合理论给大家剖析,所以呆了一年的学生基本上实际操作都会。

  让田焕章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学校的实习生责任心都非常强,而且在牛场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能呆住,并且非常敬业的养牛,很难能可贵。其中一个徒弟虽然患有小儿麻痹症,但是跟着田焕章学了一年半以后,已经出师,在附近一个牛场当场长,而且将那个牛场的单产从19公斤提高到了28公斤。大家都叫田焕章为“田老师”,而田焕章每每说到“我的徒弟们”时,那样的得意与欣慰溢于言表。他的目标是培养一个学习型的团队,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将来都能成为牛场的全能型人才! 而且他还经常跟徒弟们讲:一定要“自恋”,如果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更养不好牛。


  听专家讲课 收获颇丰

  谈到牛场单产水平的逐步提高,田焕章非常感谢美国谷物协会,2009年底参加谷物协会主办的粗饲料研讨会上,他从陈楷行博士的讲课受益匪浅,观念有了很大转变,他明白了养牛是以粗饲料为主,而不是精饲料。原来牛场是精料为主,不喂或少喂优质粗饲料,回来牛场后,他就开始狠抓粗饲料品质,引进优质苜蓿草、甜菜渣、全棉籽,合理的搭配日粮,短短几天内,奶牛日单产就提高了3kg,而且当时还是在寒冷的冬季。

  因为尝到了甜头,打那以后,只要北京或者当地有大型的培训会,田焕章都会去参加,他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奶牛养殖观念,回到牛场后他都会想方设法、克服各种困难在牛场落实自己学到的新技术,并且及时将学到的知识传授给牛场的员工。宁夏开办的各种奶牛培训班,牛场场场不落地带牛场的学生去参加。

  牛场的日单产提高到30kg以后,很久没有上涨。而陈楷行博士多次强调“水的重要性”,大成蓝雷的詹士琛博士也多次强调牛圈要多设水槽,于是田焕章又给牛舍、运动场增加了多个水槽,而且保证水的干净,同时将牛粪松软,铺在运动场上,奶牛每天都很舒适,这样效果很明显,产量节节升。


  执行力强决定牛场的效益

  2009年6月,牛场开始和伊利合作,运营情况开始好转。虽然奶牛场硬件设施不是很好,有的牛舍连牛棚都没有,青贮窖也是土窖,牛舍也非常拥挤,设计更是不合理,但是田焕章认为牛场的硬件差并不是影响牛场效益的关键因素,人才是企业的灵魂,所以他不断提高

  员工的生活待遇,采用高新管理,给他们过生日,注重企业文化、重视技术培训,用事业吸引人,用关怀留用人,从而使奶牛场走向了一条健康之路。一句话:人员素质差,执行力度就不够,奶牛高产、健康便成为无稽之谈。说到执行力,田焕章很自豪的说:我们能保证牛场的奶牛吃到的饲料营养和最初制定的日粮配方营养成分一样。牛场特地聘请了一个大叔,每月2000元工资,他只要做一件事,就是专门看秤,对所有加工的顺序、数量严格把关。


  带着轮椅给牛做手术

  2009年7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因为去转牛场摔倒,田焕章骨折了,腿上敷上了石膏。不巧的是,骨折第三天,牛场发生了一例子宫脱出现象,当时徒弟都还是学习阶段,还不会做这个手术。为了尽快让牛恢复,田焕章坐在轮椅上来到牛棚,2个徒弟将他架起来,他亲自给牛做了奶牛子宫脱出复位手术,20多分钟后,手术成功结束,田焕章的脑门上已经满满是汗,而且衣服上全是溅的血,但是他没有怨言。现在那头奶牛早就恢复健康,活灵活现了。这些奶牛就好像他的孩子一样,他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因为他一直谨记当初吴老师的教诲:学艺为民,精益求精。


  500元解决热应激

  今年夏天,银川持续高温38度,地表达到50度,往年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高温持续现象。牛场的牛张着嘴呼吸,采食量明显减少,牛奶产量也大幅下降、田焕章的徒弟看不下去了,就往牛的身上泼水,希望奶牛可以舒服一点。

  看到这个景象,田焕章想出了一个办法:每个牛棚用两个滴灌塑料管引到牛的水槽,水槽里放上水泵连接好,保证白天不间歇的滴水。他和徒弟们一起干到半夜1、2点,将管安装好。牛舍温度果然下降了,牛都爱走到牛舍里享受这“天然持久的淋浴”。而这一切的成本不过不到500元!


  公牛育肥是牛场一项不小的收入

  养牛人都知道,单产越高,公斤奶成本越低。而所有的设备都在折旧贬值,牛头数的增加就是固定资产的增值,牛奶是每天都会有的利润。合欣奶牛场现在每年纯利润在200万元以上。除了较高的奶价外,还有一项不小的收入就是小公牛育肥。牛场专门辟出一个牛圈,用来饲养小公牛。现在牛场每年有七八十头公牛,如果直接卖小公牛一般是400元左右一头,但是牛场用废弃的乳房炎奶和有抗奶以及剩余饲料来喂小公牛,喂到16-18个月龄时,可以卖到8000-10000元/头。明年牛场准备育肥150头公牛左右。

  合欣奶牛场组建不到两年,在田焕章带领的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泌乳牛日单产达到了33.5公斤,成母牛单产达到28公斤,犊牛45天断奶,成活率达到99%,乳房炎的发病率控制在5%以内。一个牛奶优质优价、奶牛高产高效的养殖场正在崛起!

牛场风光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899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Template_nc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