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场故事


一位年逾花甲,始终以带领父老乡亲致富为己任的老村长;一位自八十年代起,坚持应用传统中医理念为奶牛辩证施治的兽医师;一位在日本学习实践多年后归国,对DHI数据分析有独到见解的年轻育种员;一群从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漂洋过海而来,具有优良生产性能的良种奶牛;一批来自欧美的高品质精液和来自加拿大的优质胚胎……

  十年之前,只因村里人没有什么创收项目,大家伙在老村长的带领下,一起集资办起奶牛场,但因缺少规模化奶牛养殖的经验,走过几段弯路,经过几许风波。十年之后,他们将先进的技术、人才以及硬件设施完美结合,将传统中医理念与国外现代化科学理念相融合,经营效益显著,为当地农业发展、经济建设、农民增收带来了福音。

牛场人物

刘瑞修 困难不仅没有打垮牛场 还促进其升级和转变

职位 董事长  属相 兔  年龄 8年  血型 A 型

业余爱好 开车、自驾游  心愿 存栏达到3000头,有自己的乳品加工场

养牛感悟  牛场建立的起因,是当时村里人没什么活儿干,也没什么能赚钱的项目。我是北郑村的村长,村里那会儿有个搞乳品加工的阿牛公司,农户家里又大多从事过奶牛养殖。在这些基础上,大家商量,决定搞一个大规模的奶牛养殖场,于是就一下子发展到现在。期间经历了两次波折,一次是因为没经验,进了两次牛品质都不行;另一次就是08年的奶粉事件,乳品厂拒收牛奶,只能把牛奶喂猪,猪都喝腻了。这两道坎儿虽说很艰难,但都没有把牛场打垮,反而促进了牛场的升级和转变。

中西合璧的特色牧场

  四海原种奶牛场,地处山西省太原市阳曲县黄寨镇北郑村,是山西省农业厅奶牛良种繁育养殖基地。2000年6月,牛场由当地村民集资建立,村长兼董事长刘瑞修带领大家股份制投资。牛场占地300亩,场区外围被大片郁郁葱葱的苜蓿草和玉米地环绕,场区内绿树成荫,与奶牛的黑白花色相互辉映,形成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牛场员工神采奕奕,谈笑间流露出的自信和对工作的热爱,彰显出牛场里一片勃勃生机。


  从哪摔倒,就从哪爬起来!

  最早建牛场,主要源于村里人没有创收项目,没有致富来源。刘瑞修是北郑村的村长,他一直觉得,给乡亲们找点能赚钱的项目是自己的责任。2000年,新世纪之初,由于村里有个搞乳品加工的阿牛公司,农户们家里又大多养过奶牛。有这些条件做基础,他索性跟大伙商量一起投资,搞一个大规模的奶牛养殖场。

  第一年场里买了150头奶牛,当时所有人,包括刘瑞修自己在内,在饲养管理、防疫、配种方面都没有什么经验,一整年下来,奶牛配种过一次之后就再也配不上了。大家都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敢情是卖牛的看他们不懂牛,卖给他们的全是7、8岁的 “老太太”!

  第二年大家可吸取了教训,选牛一定看好了青年牛。这样牛场又进来100头青年牛,可是这养牛,光明白挑青年牛还是不够。场里人对什么系谱、生产性能的也不懂,以为只要是认准“黑白花”就是选对产奶牛了。又过了忙忙碌碌的一年,最后一算,每头牛一天就产了3-5公斤奶。大家这才知道,牛是青年牛没错,可全是黄牛杂交改良的,根本不是纯种荷斯坦奶牛!

  2002年,牛场进入了异常艰难的阶段,头两年买的250头牛,全都被迫淘汰,以肉牛的价格卖掉。没办法,从哪里摔倒,就要从哪爬起来!刘瑞修请教了一位在北京农业部工作的老战友,这位老战友提出了一个非常宝贵的建议——去国外学习、考察,看看人家怎么养奶牛的。就这样,刘瑞修去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进口了703头优质奶牛,也学到了很多奶牛养殖的管理知识和先进方法。回来后开始高薪聘请专业人才,跟国内外较大的技术公司进行合作,长期聘请知名专家学者指导交流。终于让牛场走上了科学化养殖之路!


  困难是成功者的垫脚石

  几乎每一个2008年以前建立的牛场,在提起那一场“奶粉”风波时,总会想起那段心酸的历史。这段历史就像一柄记录时代的刻刀,在每一位养牛人的心上刻下抹不去印记。

  2003年后,一切慢慢步入正轨,几年来牛场一直发展很顺利。2008年奶粉事件一出,不管奶质好坏,不论达标与否,全国绝大多数牛场都遭到了乳品企业拒收的厄运,四海奶牛场也难逃其中。虽然当时四海原种奶牛场下面还有个瑞美乳品加工厂,但规模很小,每天只能消化有限的原奶。尽管如此,牛场的人还是把奶送去加工,加工好后就放到广场上去免费赠送。可在当时的人们眼里,牛奶与毒药无异,以至于后期连免费赠送都没有人要。没办法,大家就用挤出来的牛奶喂猪,喂到最后猪都喝烦了,好好的奶就只能倒掉。那段日子刘瑞修为此焦虑得日渐憔悴。

  可是,大家坚信自己的原奶质量绝对信得过!真金不怕火炼,困境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牛场也绝不会因此被打垮!度过了漫长而难熬的时光后,曙光终于来临,奶粉事件一过,刘瑞修亲自把原奶送到质监部门检验,果然全部合格!政府看到四海牛场的情况,为了维护奶农利益、保护本地企业,也给予了大力的扶持,协调乳品企业收奶。就这样,他们凭着优质的产品,和坚持的信,在困难中挺了过来。随着市场已经逐渐恢复,他们的优质原奶再次得到认可,并且越走越好。


  尊崇民族传统的中兽医

  老家在黑龙江的冯百辉,现在在四海奶牛场任兽医一职。最早于家乡一个公办的兽医站里坐门诊,后来慢慢出来自己开了个兽医院,治疗对象涉及奶牛和马。22年行医经历,他始终坚持中医辩证施治,这让他当初在兽医站坐门诊时,便已在同事当中小有特色!

  他认为,中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实用性强、博大精深,治疗效果多数时候会优于西医疗法。冯百辉上学的时候就专门学习的中兽医,虽然现在学中兽医的人已经不多,但他还是愿意坚持并发扬下去。

  2009年冯百辉来到四海奶牛场,依然坚持自己的中医诊疗。平时应用比较多的是疏肝理气、通乳消炎等方法。例如产后胎衣不下,应用活血化瘀的方法疗效非常不错;另外像乳房炎治疗,以中药为主,就能避免使用抗生素;还有些消化系统的疾病,也可以通过中医食疗的方法进行调养。

  冯百辉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从网上看到介绍,觉得这个牛场条件不错,也有利于发展,待遇也不错,于是经人介绍进了四海牛场。他的爱人跟他一样,也是职业兽医,现在他来到山西工作,家里的兽医院就由爱人操持着。


  从日本归来的育种员

  牛场的繁育主管张立,是在陕西上的大学。毕业时候正赶上陕西省实施人才培养方案,科技交流中心与他们校方合作,在毕业生中挑选一部分优秀人才,经过日本企业的一系列考核面试,张立被推荐去了日本进行学习交流。

  在日本北海道樱井牧场,张立边学习边打工,参与生产实践。花了两年时间,将所有生产环节,从小牛饲养、青年牛、产奶牛管理和繁育方面都进行了训练。北海道的养牛氛围让张立很受感染,那里地广人稀,重视农牧业的发展,奶牛和人的比例是10:1。

  几年国外先进技术的熏陶之下,让张立认为繁育不仅仅是配种那么简单。从日本回来之后,他发觉国内对DHI检测的理解和应用都比较狭隘。在他看来,DHI报告出来的结果是非常详而细庞大的,可以反映出许多问题。通过DHI的各项指标,研究奶牛的系谱和生产性状,从而能够判断这头奶牛后代的生产性能。以此来决定这头牛应该配什么精液,做哪方面改良,是该继续繁殖,还是准备淘汰?

  这种认识和理念,让他在来到四海牛场之后,充分得到探索和发挥的空间。通过自己在日本所学的知识,为牛场做好性控工作提供了充分的技术支持。

牛场风光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842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Template_nc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