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是北欧岛国,国土狭窄。南北跨度达5000公里,除了渔业外,农业中最主要的两大产业为畜牧业和肉类业。农业的基本形态为家庭私有制,全国土地所有者为18.7万,而农场和农牧企业仅为5万,绝大多数为小规模家庭牧场为主。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动物每年舍饲天数达150-250天。

        挪威畜牧业和肉产业为农业中的两大产业,奶农有1.7万人,奶牛26万头。挪威全国原奶产量约为160万吨,泌乳牛存栏26万头,其中97%为挪威红牛。全国有奶农1.7万人,有家庭牧场和企业牧场1.2万个。全国95%奶农对拥有的乳品企业Tine收购,每年约150万吨原奶。由于挪威奶业成本高于欧盟国家30%以上,政府对乳制品进口采取高关税保护,国内奶业发展健康有序……【详细】

农业食品部

  莱佛(Leif Forsell)副部长 挪威农业食品部

  挪威牧场主总收入的40%来自政府补贴,所有挪威有生产的农产品进口均需申报关税,挪威的奶业无论是劳动力成本,原料奶价格和乳制品价格都高于欧洲其他国家30%以上,挪威虽然不是欧盟成员,但是根据挪威与欧盟签署的《欧洲经济发展区》EEA协定,货物、人员、资金和服务贸易实行自由流动政策,但是挪威实行独立于欧盟的农业保护政策和动植物检疫管理政策,使挪威的农牧业特别是奶业得到持续的发展。挪威政府对奶业的支持政策主要包括直接支持政策和间接支持政策。

  直接支持政策主要包括3个方面:

  首先是关税保护,由于挪威农产品价格高于欧洲其他国家,牛奶价格也高于周边瑞典丹麦的国家30%,所以政府对乳制品进口采取高关税政策。考虑到乳制品种类繁多,关税税率是根据重量进行计算征收,如奶酪进口关税税率为每公斤27.5元人民币。

  其次是财政补贴,一是是按牧场种植面积进行面积补贴,鼓励牧场拥有饲料地,并保持面积的稳定,补贴标准为每年每公顷3000人民币;二是牛场补贴,挪威牛场基本为家庭牧场,平均泌乳牛规模为29头,政府按牧场个数每年每个牧场补贴10万人民币;三是奶牛饲养补贴,政府根据牧场饲养的全群奶牛头数,每头每年补助2500元人民币,协会每年统计两次,得出奶牛数量,地方政府每年抽样5%的牧场进行检查核实;四是牧场社会福利补贴,考虑到牧场以家庭成员为主,365天都在牧场工作,政府每年对每个牧场补贴6万人民币,主要用于雇工休假。

  第三是牧场投资补贴,新建牧场牛舍建设总造价政府补贴30%。

  间接补贴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是政府对研究项目的资金支持,对养殖加工消费等领域的研究项目无论是公司、大学和协会都可以想政府申报课题获得支持。第二是对产业发展建设性意见,政府有专门的支持补贴。

挪威农业食品部接见荷斯坦代表团

副部长介绍情况

农业食品部副部长对中国奶业数据感兴趣

荷斯坦代表团向副部长提问

基诺公牛站

  毕雍斯达(Sverre Bjornstad)首席执行官 基诺与A.I. 协会

  人口增长带来的食物需求增长是人类面临的严峻挑战,2050年全球人口控制将达到90亿,食物供给增长将主要依靠科技创新。瑞典科学家研究认为未来科技创新的动力主要来自亚洲,全球科学家流动趋势证明这一点,1975年为300万人,几乎全在欧美,2005年为600万,其中50%在美国,而2035年将为4000万,50%将在亚洲国家。

  农牧业可持续发展将是保证食物需求有效供给的主要方式,Geno公司自1935年以来为挪威红牛制定的育种目标正是基于奶业可持续发展进行的,该目标是为更美好的生活而育种,为挪威红牛更健康而育种,具体就是在奶牛高产与健康做到一个平衡、产奶水平像荷斯坦,体况健康像钟表一样稳定。

  Tor Arne Sletmoen 总经理 基诺全球

  挪威红牛育种体系可以说是全球独一无二独具特色的奶牛育种体系,Geno育种公司为挪威全国奶农拥有,全体奶农需求就是就是挪威红牛的育种方向,全国24万头泌乳奶牛的97%为纯种挪威红牛,Geno是挪威全国奶农拥有的合作组织,基诺公司成立于1935年,在全国拥有1.12万个牧场成员,全国有270个雇员,其中13个博士,23个硕士,全年生产冻精80万剂。过近80年的选种选育,全国24万头泌乳牛中97%为纯种挪威红牛。挪威红牛在过去50年所有奶牛的生产性能记录均在全国统一的一个数据库中,每头奶牛拥有固定的健康卡片,取得了育种的成功。

  Geno开展全球业务仅8年时间,已在英国、意大利成立分公司,每年生产冻精80万剂,其中41万剂出口到世界2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50%以上供应全球市场,已在海外拥有15000头后代,5年前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在中国已经有后代300多头。

  2011年全国泌乳牛单产达到7.2吨,脂肪4.2,蛋白3.4,体细胞12.7万,胎间距373天,每胎使用冻精1.6支,60%小牛天然无角。

   Trygve Roger Socbory  Geno育种研发部长

   Geno十分重视育种研发工作,公司育种研发部就设在挪威生命科学大学动科院研发团队由7名博士和1名硕士组成,还通过合作课题与动科院组成课题团队,每年Gone将销售的10%约3000万元人民币用于科研,同时还向政府申请一些专项课题经费。

   挪威红牛经过35年的育种努力,始终把奶牛健康与繁殖力作为育种目标,我们育种时主要考虑育种值,主要包括产奶量28%,乳房炎抗性21%,繁殖力18%,乳房结构15%等等。挪威红牛育种方法有别于世界任何国家。Geno公司为奶农合作组织24万红牛,生产记录均一个数据库,每年我们通过数据库初选出10000头最佳受体母牛,并通过系统进行适配,可以得到3700头小公牛,在此基础上通过基因组测序技术,选出其中300头优秀小公牛,从农户家购回小公牛,经过后备公牛测定,对体型外貌、产精水平、精液质量测定,精选出125头青年公牛,进入后备公牛舍开始采精。并将这些精液返回用于配种,挪威法律规定挪威的牧场必须使用后备公牛冻精,每头后备公牛后测女儿数需达到250头,即需要经过4年的后裔测定,最后确定10-12头公牛成为验证公牛。

基诺位于Harmer的种公牛站

首席执行官毕雍斯达介绍基诺公司情况

代表团认真做笔记

毕亚特亲自品尝饲料

参观公牛舍

青年公牛测定站技术总监介绍情况

青年公牛齐刷刷欢迎异国他乡来访的朋友

挪威最顶尖的公牛欢迎我们的到来

基诺总部招待午餐

热气腾腾的午餐和热情的挪威人

五星红旗、基诺总部、鸟巢融为一体

荷斯坦代表团签字留恋

Fliflet Samdrift 牧场

  存栏 200头(挪威红牛) 泌乳牛62头 挤奶机 Lely 乳脂3.9% 乳蛋白3.3% 单产9.2吨 日常管理1人 SCC 10万 细菌数<5万 胎间距 380天

  Fliflet Samdrift 牧场为5个家庭共同拥有,每年拥有43万升牛奶配额,其中由3个家庭轮流参与工作。牧场有1幢牛舍,挤奶机为Lely机器人挤奶机,由于采用机器人挤奶系统,挤奶次数不限定,由奶牛自己决定。由于挪威红牛繁殖力强,该牛场每头牛使用冻精数 1.6支,授精率 82%。

  该牛场牛奶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生产的原料奶为A级牛奶,体细胞仅为10万,细菌数小于5万。牧场于2008年建造,整个牛场的设计规划2个挪威专业的设计公司出设计图,5个家庭共同来完成牧场的建造。该牧场日常管理仅由1人完成,这与牧场使用很多先进专用设备有关系,如Lely机器人挤奶系统,利拉伐犊牛哺饲系统,青贮自动投料系统等等。同时,以挪威完备的社会服务体系也密切相关,修蹄、配种、兽医等都由社会提供,如修蹄每头收费120元人民币,兽医出诊费每次半小时以内收费1000人民币,增加时间按小时收费。

参观牛舍

机器人挤奶机

奶牛正在享受Massage按摩

牛场酒吧

清洁舒适的牛舍

舍外冰天雪地舍内温暖如春

整洁的办公室

专业修蹄车到牛场服务

自动投料机

牧场未来的小主人

牧场主冬天的交通工具

牧场雪景

中国牛人眼中的挪威红牛

  刘红文 科长 云南省家畜改良站

  这次利用公休日很荣幸参加荷斯坦奶农俱乐部挪威之行,来之前对挪威一无所知,只知道挪威是雪橇上的国家,通过访问对人文、经济、气候地理特别是对畜牧业有了深度认知。挪威由于石油、天然气、渔业资源丰富,使得国家很富有,对国家福利,特别给予挪威红牛牧场主有力的支持。

  印象最深刻是畜牧业管理系统职责分明,政府、农业食品部、渔业海岸部、卫生部负责政策层面制定,国家食品安全据负责实施监管,兽医院、大学以及育种公司作为技术层面研究,其中育种公司还负责全球商务开拓。

  由于牛奶实行配额生产,使得生产主要任务很单纯,把牛养好就行了,没有其他负担,在其中最大的乳品公司(Tine)是全国95%牛场主共同拥有的企业,使得牛场主与乳品公司关系和谐,利益联结机制得到体现。Tine负责奶农最高奶价实现,另外还需要面对市场竞争,但得到国家对进口乳品高关税保护。

  挪威红牛公牛后裔测定系统非常严格有效,每批公牛后测从全国选中1000多头优秀小公牛,通过4~5年后测,最后选育出10~12头顶尖优良公牛,成为验证公牛,进入冻精生产,在育种体系中,让我们最有启发的是国家对青年公牛冻精的使用有法律上的强制规定,牧场40%的冻精必须使用青年公牛的冻精,这是法律强制要求的,是全国牛群参与育种成为可能。

  对挪威红牛印象深刻的是高繁殖率、蛋白脂肪稳定、产奶量不亚于荷斯坦、SCC以及淘汰母牛肉用价值、酮体重、口感留下来深刻的印象,小公牛、淘汰母牛在市场上可得到1万多人民币的价值回报。

  在我国南方省区,气候相对炎热,牧草资源紧缺,荷斯坦奶牛单产低于北方地区,养牛农户在考虑奶用价值的基础上又增加肉用价值的巨大市场回报,挪威红牛的养殖是低碳生产又增加经济效益的养殖模式,值得我们思考。

  任奎元 董事长 四川雪宝乳业有限公司

  挪威虽然小,自然环境条件、经济基础人文均很发达,经济基础虽然没有其他西方国家耀眼工业体系,但经济处于发达状态,人的思想理念很发达,值得学习。

  农畜产业发展、政府重视资金投入,而我们停留在号召上,提出很多发展观点,实际上很难操作实施。挪威政府对农牧业重视体现在预算上,明确具体、可操作性强、可持续。畜牧业发展把安全放在首位,以美国、以色列一样更多采用集约化规模,这种模式是务实安全的发展模式,其他国家建设几百头、上千头牧场符合他们的自然资源与管理条件。挪威牧场平均规模仅20多头泌乳牛,很适应挪威奶农集所有者、经营者、生产者于一身的实际情况,符合奶农现有的生产技术和经营水平,实际效果很明显,避免了发展中贪大求洋,盲目铺摊子扩大规模,超出经济实力和配套资源,牧场建成后续跟进不利,发展不可持续、经济效益不好,虽大不强。

  挪威牧场发展采用可控可操作适度规模模式,更注重发展水平和效益,而且从产业发展安全角度,尽量减少和避免牛群流动交易,市场繁荣不是建立在无度无序流动的基础上,首先要考虑安全。挪威奶业发展把产业安全、牛群高产、产品安全放在首位,建立良性健康发展模式。挪威奶业注重品种改良,成为发展最关键的因素,品种改良是奶业发展的先天条件,遗传资源是奶业的基石。挪威红牛育种体系与育种观念非常值得我们借鉴,与其他奶业国家相比,挪威红牛的选育体系做得最好,几十年持之以恒把发展奶业最主要的精力放在育种上,奠定了今天的发展水平和先天发展条件。

  我国奶业发展,在育种环节上,这些年不是加强了而是有所放松,造成先天不足。目前我国奶业发展水平不高,育种仍然是关键环节,选育及品种推广是重要的问题,挪威红牛值得借鉴、学习、引进。挪威红牛对我国奶牛品种改良主要解决抗病力,热应激,通过基因引进对现有品种改良,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张学 场长 河北福成五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燕郊奶牛养殖分公司

       挪威访问的几点感想

  一、 访问挪威红牛基诺种公牛站感想  挪威红牛选种采用的是基因选择和后裔测定结合的方法。这是通过基因和表现型选择相结合的方法,保证了公牛选择的科学性和准确性,也保证了遗传的稳定性,同时也缩短了优秀种公牛的选择育种过程。对我国种公牛选育应该有很好借鉴意义。

  二、 访问挪威兽医研究院的感想  挪威奶牛几乎没有传染病,如炭疽、布病、结核、副结核、BVD、IBR、口蹄疫。原因是:挪威和其他国家没有奶牛贸易,各牛场分布也比较分散,牛场之间很少有奶牛交易发生,挪威三面环海,寒冷天气长,最主要一点有完整防疫系统,并且科研结构、农业大学和奶牛养殖合作密切,及时发现牛场疾病情况及时净化。挪威的做法,对我国奶牛业健康发展无疑又很好借鉴意义。我国现阶段国际奶牛贸易及国内牧场间贸易频繁,无疑加速了奶牛疾病的传播,所以,中国应该严格执行检疫制度,尤其国内的奶牛交易前的检疫应真正严格起来,不能流于形式,才能防止奶牛疾病的传播。另外,我国科研机构及大学和奶农之间合作远不及挪威,应该和奶农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指导奶农科学健康饲养奶牛。

  三、 访问挪威农业部的感想  挪威对奶农实行国家补贴政策,奶农收入40%来自国家补贴,来保证挪威奶牛业健康、持续发展。挪威对奶农补贴主要有牧场种植面积补贴:每公顷300元;牛场补贴(不论大小)10万元每年;奶牛头数补贴:每头每年2500元;牧场社会福利补贴:每个牧场6万元,用于雇工休假;牧场投资补贴:数额为牧场建设总投资30%。由此,联想国内奶牛业,应该继续加强对奶农补贴。中国奶牛业正处于传统养殖向现代养殖过渡阶段,在低利润状态下运行,并且这个行业非常脆弱,为保证中国奶牛业持续、健康、安全发展,国家加强对奶农的补贴是必要的。

  四、 参观Tine公司的感想  Tine公司是挪威95%奶农为会员组建的奶制品公司,公司董事会成员有3/5成员来自奶农代表,共同决定公司重大事情,平衡奶农与乳企之间利益分配,来保证乳企与奶农之间的利润分配平衡,使奶牛与乳企之间形成近似“共生”的关系,这对我国解决乳企与奶农合作日益突出的矛盾,无疑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五、参观当地挪威红牛养殖场的感想   挪威红牛是挪威基诺公司,经过近80年选种选育,培育出来的独特奶牛品种。抗热应激和抗寒性都优于纯种荷斯坦,世界上单产最高的奶牛就来自于荷斯坦和挪威红牛杂交后代,我们参观挪威红牛养殖场泌乳牛年单产接近9.5吨,2011年挪威红牛全国泌乳牛年单产7.2吨。由此联想到我国目前奶牛主要是澳大利亚系斯坦,新西兰系荷斯坦,和北美系斯坦,如果引进挪威红牛与其杂交,无疑会表现出良好杂交优势。

  朱建忠  人力资源总监   内蒙古奶联科技有限公司

  这次很荣幸参加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组织的挪威之行,虽然时间较短,但感触较深。本次挪威之行涉及挪威的经济、人文、地理、教育、农牧业政策和科研以及挪威的奶业等方面。挪威的海洋、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渔业发达,人均产值世界排名第三,是欧洲较为富足的国家,国民综合素质相对较高。其中,感触较深的是农牧业政策的制定与落实机制、奶业的运行模式、挪威红牛的育种模式和研发机制。

  一、农牧业政策的制订与落实  农牧业政策的制订与落实方面感触较深的是比较务实。2004年,成立食品安全局,而1个法案替换原有的13个法案,企业和国民也比较容易向政策制定部门的反映相关的问题。如:TINE公司代表其会员帮助政府主管部门制定相关政策。

  而且,政策的制订与落实权责分明。政府人员理上,政务人员随执政党的变化而变动,公务员则不随执政党的变化而变动,以利于政策的执行和落实;分工上,政府及其职能部负责制定相应的政策,食品安全局等司局属于执行层面,负责政策实施的监控

  二、奶业的运行模式

   1.一家独大、合作经营  TINE是挪威最大的奶业企业,也是一个合作组织,全国95 %的奶农是他的会员,有11000各农场向它交售牛奶。全国共15万会员,分为233个区域,由会员选举产生总总公司董事会成员(奶农和TINE员工按10:4组成);全国有44个乳品加工厂,划分为5个区域,每个区域有1个14人组成的董事会(奶农和TINE员工按10:4组成),由董事会负责公司经营决策和管理。

  2.会员利益共享  Tine的经营理念是:为奶农实现最高奶价,向消费者提供有价值的、丰富的、不断改进的食品。奶农除了得到牛奶销售收入外,年底还可以得到溢出奶价的分红。由于Tine由董事会负责公司经营决策和管理,董事会成员由会员决定,会员占全国奶农的95%,而且从奶牛生产到乳品加工销售所有环节的利益都和会员相关,因而整个奶业产业链利益分配合理、会员利益共享,同时经营理念得以体现。

  3.配额管理  奶农或奶农合作社按原料奶配额交售牛奶,配额不足须化较高的价格购买配额。

  4.公平竞争、和谐发展  TINE收购的牛奶必须以相同的价格销售给其他乳品加工企业。

  三、奶农合作社 挪威由奶农组成的奶农合作社,奶牛养殖规模不大,从数十头到数百头奶牛,平均养殖规模20头左右,约有40%的收入来源与政府各种补贴。我们参观了一家60头挪威红牛泌乳牛的合作社,建设合理每天只有1个工作人员负责所有生产工作,技术工作则由专业化的人员按计划进行服务,年单产达到9200kg,产间距仅12.5个月。

  四、挪威红牛的育种模式 全国奶牛参与育种。法律规定每个奶农必须配合奶牛育种工作,约40%的冻精必须来源于青年种公牛,并且必须提供完整的生长、生产性能数据。每年从全国各地的约4000头公牛中选择种公牛,通过谱系选择、生长发育表现、基因选择和后以测定,通过5年的时间最终获得10~12头优秀种公牛。

  目前,用挪威红牛杂交荷斯坦奶牛已在多个国家不同气候条件下进行生产试验。结果显示,杂交后代的对冷热应激适应性好、抗病性强、产奶性能类似荷斯坦奶牛、牛奶理化指标好、产肉性能优于纯种荷斯坦奶牛,尤其繁殖性能表现优异。

  五、奶牛研发机制 奶牛的研发方向和研发项目,主要由会员决定。挪威红牛冻精在输精后可存活50小时,这一科技成果在提高奶牛繁殖力方面实用价值非常高。总体来看,挪威上述几方面都值得我国借鉴和学习。估计在我国在南方地区,以及饲养管理水平、繁殖水平相对较低的地区,适当引用挪威红牛冻精(尤其活力冻精),可能会有较大的现实意义。

挪威雪地

兽医研究院合影

印菲菲为代表团唱挪威民歌

品尝挪威红牛肉

兽医院一角

家庭晚宴

Tine公司休闲区

公牛站儿童画

农业大学和挪威国家兽医研究院

  Torstein Steine 院长 挪威生命科学大学动科院

  学院成立于1859年,员工150人其中90多人做研究,十分重视畜牧生产实际的需要,在挪威大学实行免费教育,教学科研经费主要来自政府,也可以向公司申请经费,政府鼓励大学与公司共同申请政府科研课题,同时,公司科研人员也可申请进入大学进行研究,可以再大学租赁办公室和住宿。Geno公司研发中心就设在动科院,动科院与Geno够公司目前就有3个科研项目,当然,大学与公司共同开展课题均签有保密协议。

  学院重点研究动物福利课题,制定奶牛福利标准包括最低营养标准,牛舍空间要求,牛床最小尺寸等。我一直担任Geno技术总监职务,挪威红牛经多年育种努力,与荷斯坦相比,除抗病性,抗逆性、乳脂、蛋白、产肉性变现良好外,关键是提高了品种初始繁殖力和免疫力。

  奶牛在炎热环境下,繁殖力会出现问题,而挪威红牛在热应激条件下,情期受胎率高于荷斯坦20%以上,荷斯坦在热应激环境下,免疫力几乎崩溃,挪威红牛免疫力却很强,因此,挪威红牛在美国加州、南非和马达加斯加等热带地区均有良好的表现,相信在将来的中国表现也会很好。

  Jorun Jarp 院长 挪威国家兽医研究院

  全球动物健康与疾病在未来面临四方面的挑战,首先是气候变暖,气候变化影响是深刻的,疾病发生更具不确定性;其次是全球化加剧,人员和动物流动更加频繁,货物贸易也加大;第三是畜牧产业机构调整,牛群生产区域更集中,牧场规模更大,牧场内实行散栏,奶牛接触更频繁;第四是食品安全关注提高,消费者更加关注动物安全生产。这些都加大了牛群健康与疾病防控风险。

  挪威畜群健康与疾病防控独具优势。挪威岛内环境形成相对独立的动物养殖,挪威寒冷漫长的冬季,几乎没有活畜进口,加强国家入境控制,没有疾病入侵。

  良好的兽医体系,做到农业食品部、国家食品安全局、大学研究所实验与动物间的产业一体监控。

  牧场规模小而分散,每个动物一生旨在一个牧场生活,不鼓励转群异地饲养与活畜交易,同时,全部实现人工授精没有本交。挪威对传染病畜扑杀国家不给予补贴,全国畜群均在计算机数据库中,如果牧场单体动物出现异常,国家兽医研究院将进行单体动物的诊断、鉴定、隔离和扑杀,如果牧场不及时报告,将面临全群隔离,同时,停止原奶和活牛出售,由此产生的损失十分严重。

  挪威奶牛不适用疫苗,疫苗适用容易,藏疫病,奶牛传染病主要通过隔离扑杀方式消除,在挪威牧场无权适用任何抗生素类药物,只有注册兽医才有权通过处方用药治病。虽然挪威奶牛很多疾病如口蹄病、布病、蓝舌病、结核病、BVD等均已扑灭火多年未发,但是根据国际兽医组织欧盟兽医局和挪威农业食品部畜病目录要求,国家兽医研究院每年都前往全国牧场采取奶样、血样、环境土壤样以及饲料样进行定期化验分析采样检查检测,形成报告在网上公布。

荷斯坦代表团和院长合影

代表团认真听取介绍

Torstein Steine  院长

基诺公司研究院负责人

挪威兽医学院院长

兽医院工作餐厅一角

温馨的招待午餐

院长亲自送上食物

探访Tine公司

  Odd Lilleby Tine公司牧场顾问

  Tine为挪威最大的乳品公司,2011年加工原奶150万吨,销售额约200亿人民币,利润为6.3%,其中200亿出口海外,最大海外市场为美国,主要产品为奶酪,在全国拥有40个加工厂,最大加工厂日处理是600吨。

  Tine为挪威全国1.1万个牧场1.5万奶农拥有的合作组织,全国95%的奶农为合作社的成员,公司由5个区域233个奶农代表选出14名董事会成员负责,其中10名为奶农代表,4名为公司管理层职业经理人,董事会决定5个区域董事会和所有分公司董事会人选。公司经营目标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为全体牛奶生产者获得最好的奶价;二是确保公司对员工有吸引力;三是为消费者提供丰富的乳制品;四是为社会提供安全乳品。同时,公司要始终确保奶农所有原奶的收购,并培训牧场奶农专业杨志水准。

  Tine向奶农支付原奶价格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是磋商奶价,每年由政府、全国奶农协会协商制定,配额内实行全额奶价,配额外牧场需付费交奶;其次红利奶价,年终根据Tine公司盈利标准,,例如2011年磋商奶价为4.47克朗/公斤,红利奶价为0.27/公斤,实际支付奶价为4.53克朗/公斤,全国实行季节差价,冬季低,夏季高。挪威国土窄长,南北跨度为5000公里,为了确保牧场奶农利益,全国牧场实行同季同质统一奶价,原奶运费由Tine公司支付,每个牧场2~3天交一次奶,每次交奶留样,每个牧场每月抽检四次,奶罐车运到加工厂日常检测项目包括气味、乳脂、蛋白、体细胞、细菌、酸度和冰点等。

合影

介绍情况

认真听取介绍

Tine公司丰富的产品品尝间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1091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Template_nc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