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养牛经验
养牛心得
加拿大经验:新产牛——最好的管理行为!(下)
2018-09-28 荷斯坦奶农俱乐部网  访问量:222     [ 字号: ]

Trevor J. DeVries 译 者 巫立新 上海冠鹏饲料科技有限公司
饲料的有效性如何影响行为?
除了提供日粮,新产牛的管理必须聚焦于刺激采食活动以帮助奶牛满足它们泌乳的需求。我们一系列的研究表明:TMR饲喂牛,饲料的撒放就担当了最初刺激奶牛每日采食活动模式(DeVries et al.,2003; DeVries and von Keyserlingk, 2005; King et al.,2016)。因此,新鲜饲料的频繁和定时撒放是刺激新产牛采食重要的因素。
更频繁的撒放饲料(>1×/天)的结果是奶牛在全天更平均地分配采食饲料 (DeVries et al.,2005;Mantysaari et al.,2006),也提高了从属地位奶牛接触新鲜饲料的机会(DeVries et al.(2005)。提供更频繁的撒放饲料(>1×/天)也证明减少了挑食饲料的数量 (DeVries et al., 2005; Sova et al., 2013),这也进一步使全天营养的摄入保持更加一致。这种合适的饲喂模式有助于保持瘤胃pH的一致性和很可能带来乳脂(Rottman et al.,2014)和纤维消化率的改善 (Dhiman et al.,2002),以及观察到当饲喂更频繁提高了生产效率(Mantysaari et al.,2006)。改善DMI和奶产量也可能通过更加频繁的饲料发放;然而,期望略小。
在一些牧场转到更频繁地发放饲料操作起来可能困难,有潜力改变饲料发放时间以增加全天采食饲料的分配。发放新鲜TMR对刺激采食活动影响最大,奶牛也倾向于在挤奶前后采食,以及在全天其他管理活动附近采食。全天这些大量的管理活动可能刺激更多摄食,例如:通过改变饲喂时间远离挤奶。King et al. (2016)最近转移饲喂(2×/天)在挤奶前3.5小时发现:奶牛全天采食饲料更慢量更少更频繁(图2),改善了泌乳效率。
 
推料是另外一个确保全天饲料有效利用的重要因素。无论如何必需提醒,我们没有研究证据说:推料有如同新鲜饲料发料一样的刺激影响采食活动 (DeVries et al., 2003)。也没有科学证据显示:频繁推料将会刺激更多DMI。这是说,推料需要足够频繁如此任何时候奶牛都可以决定去料槽吃到饲料。这确保了DMI不受限制。推料把不再够的饲料混合在一起也将有助于最小化采食饲料的变异。因此,频繁推料是必需的,尤其在发放饲料后最初的几小时,当在料槽上大部分采食活动出现时。
奶牛有足够空间正常表现吗?
确保奶牛将适当的时间花在行为上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每天需要执行的任务是为奶牛提供所渴望的资源(如:饲料、水和躺卧区域)。特别是奶牛之间相互学习模仿,在同样的时间它们喜欢执行类似的行为(即:同步化)。
当牛过度拥挤(如:有太多的奶牛采食和/或躺卧),它们不仅仅是简单地转变采食和躺卧模式以适应,而是宁愿减少这些活动时间。
有几个研究已经表述了减少躺卧时间与可使用卧床较低有关。例如:Fregonesi et al.(2007)证明:存栏密度从100%增加到150%(1.5头一个栏位),减少了每天躺卧时间2个多小时。类似 Krawczel et al.(2012)证明:存栏密度在100%奶牛每天的卧床时间为13小时,散栏和饲槽密度同时从100%增加到142%导致躺卧时间减少42-48分钟/天(Krawczel et al., 2012)。减少卧床时间与过度拥挤迫使奶牛花更多的时间潜在地艰难站立有关,湿地面损伤蹄部健康和可能增加跛足风险(Westin et al.,2016)。进而过度拥挤可能导致反刍行为减少。Krawczel et al.(2012)证实:散栏和头部颈夹存栏密度从100%增加到142%导致反刍时间减少0.4小时/天;反刍的变化与更多的时间花在站立时反刍和较少的时间花在躺卧时反刍有关。这些所有可能的累计降低了产奶量;Bach et al. (2008) 证明:对47头奶牛的组合研究,所有基因和饲喂的TMR类似,奶牛的卧床和奶产量正相关(r=0.57)。
同样地,料槽过度拥挤导致争斗行为增加,当采食动机高时可能限制某些奶牛接近饲料的时间,尤其在刚分发新鲜饲料时 (DeVries et al., 2004; Huzzey et al.,2006)。结果,增加饲喂栏的竞争将增加全天奶牛的采食率,导致每天奶牛较少的采食,而倾向于大量和长时间采食(Hosseinkhani et al.,2008)。饲槽竞争也可能迫使一些奶牛转变采食模式在后面一天采食更多的饲料,出现更多的挑食。或者减少饲槽竞争提供适当的饲槽空间,尤其在分群后(如:颈夹或饲槽)将增加与饲料的接触,尤其处于从属地位的奶牛(DeVries and von Keyserlingk, 2006; Huzzey et al., 2006)。这种转变将有助于更加一致的DMI模式,在动物内和动物间也促进了健康采食的行为模式。Sova et al. (2013)在加拿大一个待挤厅挤奶、散栏牧群的组合研究发现:每增加10cm/头饲槽空间(平均53cm/头;范围36-99cm/头)牛群乳脂平均增加0.06个百分点、体细胞降低13%。较大的可利用饲槽空间,奶牛能采食饲料在某种程度上更有助于保持瘤胃发酵稳定,这样乳脂产量更高。这对泌乳早期的奶牛尤其重要,如上所述,这个时期经历SARA的风险最大。并且更大的饲槽空间(和躺卧空间)奶牛不至于在挤奶后选择躺卧太快,去争夺饲喂和躺卧点(Fregonesi et al,2007),由此减少了来自环境病原体感染乳房炎的风险(DeVries et al.,2010)。最后,减少饲槽空间也与繁殖性能有关(Caraviello et al.2006; Schefers et al.,2010)。如今,研究围产期奶牛更多的工作聚焦于在产前期可利用的饲喂空间,限制饲槽空间会限制DMI(Proudfoot et al.,2009)和增加产后疾病的风险(Kaufman et al.,2016)。关于新产牛栏这方面的研究很少。然而,这个时期的奶牛比较脆弱,这些影响在这个时期可能会放大。因此,所有的努力应该是管理新产牛棚,同时为所有奶牛提供足够的空间(如:每头牛的饲喂空间0.75m)。
除了接近饲喂和躺卧点,也必须考虑其他特别容易忘记的营养:水。水可能是最重要的营养,然而水的质量和有效性常常被忽略。最近Sova et al.(2013)的一个牧场散放牛研究发现:增加2cm/头饮水槽的可利用空间产奶量倾向于增加0.77kg/天(平均7.2cm/头;范围:3.8-11.7cm/头)。虽然这项研究里没有涉及因果关系,这个结果凸显了舍饲牛可利用饮水的重要性,提供的进一步证据表明可利用资源对生产力有潜在的重大影响。
分群和移动栏舍如何影响行为?
最佳的分群,尤其是产后新产牛仍是个问题。多年来有许多研究强调了初次产犊的青年牛行为与成熟奶牛的差异。Krohn and Konggaard (1979)发现:初次产犊的青年牛独自舍饲在与成年牛分开的散放栏内增加了采食时间和提高了DMI。Phillips and Rind (2001)报告:初次产犊的青年牛与成年牛在牧场上混群放牧比任何一个胎次牛群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要少。最近,Neave et al. (2017) 发现:与成年牛相比初产青年牛在混合胎次群里花更多的时间采食,更加慢,拜访饲槽更频繁,探索饲喂环境更多,在短时间内躺卧更频繁,更常更换饲喂线。考虑到这些不同,保持初产青年牛与成年牛分群更有益。Phelps (1992)报告:初产青年牛组群比与成年牛混群每个泌乳期多产奶729kg。Bach et al. (2006)观察到:初产青年牛单独饲养,比与成年牛混群经历更少的体重损失和在第一个泌乳期产奶效率更高,在机器人系统挤奶更频繁。在商业牧场的一个研究Østergaard et al. (2010) 发现:在产犊后(一个月)保持初产青年牛群与成年牛分开饲养对生产和这些动物的健康(减少酮病的治疗)有积极的影响。基于这些数据,建议:在泌乳早期初产青年牛群与成年牛分开饲养以确保这些头胎泌乳牛的健康和生产。然而,由于牛群大小和设施的设计,这不总是可能的。 Espadamala et al. (2016)最近在加里佛尼亚对45头牛的研究:50%的初产青年牛没有保持在头胎青年牛群里。这些牛不能保持与群体分开,有足够的躺卧、采食和饮水空间,和躺在栏舍里,设计成适合最大的动物使用的栏舍。
考虑到有关新产牛群另外重要的因素是频繁和定期地移动动物到新的群体(重新安置)。已经确定:每次奶牛移动到新的栏舍,都会打破群体复杂的社会关系,移动的个体有特殊的负面影响。重新安置的负面影响会在新栏舍随后的3天看得到,包括增加接近饲料的竞争、较高的采食速率,以及降低产量、DMI和反刍时间(von Keyserlingk et al., 2008; Schirmann etal., 2011)。Torres-Cardona et al. (2014)也证明:重新安置会降低安置日的奶产量,对初产青年牛影响比成年牛大。Talebi et al. (2014)证明:重新安置的负面影响可以通过在引入时降低存栏密度而降低。Tesfa (2013)进一步证明:泌乳牛成双成对地引进新的群体显示产奶量没有降低,这与先前的研究结果类似。因此,新产牛在产后不可避免地要移入新的栏舍,可能晚些时候再进入另外一个泌乳栏舍,应该最小化这种重新安置的影响。这些列证包括:栏舍不过度拥挤、可能的话熟悉的伙伴一起移动、或者在一天较为安静的时间移入新牛(远离管理的时间,如采食或挤奶)。
总结
栏舍和管理对新产牛的生产成绩和健康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更多的影响是通过影响奶牛的行为因素来协调的。奶牛需要时间和有效的资源来实现这些行为以保持好的生产和健康。新产牛日粮应该设计成最大化采食时间和DMI以及最小化挑食。饲料管理应该聚焦在全天奶牛去料槽机会最大化,增加饲料发放的频率或改变饲料发放的时间,同时在采食时频繁地推料以确保奶牛始终能接触到饲料。必需避免新产牛舍过度拥挤,奶牛能有最大化的机会采食和躺卧。进而,保持初产青年牛分群,尽量减少牛群变化,帮助减少社会应激。最后,在产后行为监控可能也是泌乳早期识别健康问题非常重要的,也有必要评估牛群标准的管理策略和项目。
(参考文献略)
 
上海冠鹏饲料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上海市交暨路152号爱建创业园A215室
电 话:021-66307606
 





Powered by OSPod-CMS 企业建站产品 3.2.6
CMS excute cost is 1177 msec ,template set is 荷斯坦, template is exp_detail